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击剑 >  人物 || Behind the mask:女重世界冠军Mara Navarria的追梦之路

人物 || Behind the mask:女重世界冠军Mara Navarria的追梦之路

发表时间:2019-01-25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梦想,只要你敢于憧憬,并付诸真情去用心追逐,它是具备实现的可能性的。全力以赴,你,定能做到!”—— MARA Navarria 



世界排名第一的女重选手

意大利现役陆军军人

罗马大学体育科学系在读学生

一位母亲剑客

……

这位卓越的剑手被诸多光环笼罩

她,就是MARA Navarria



1985年7月,MARA Navarria在意大利出生, 10岁前还是皮划艇运动员的她,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与击剑结缘,受习剑的哥哥的影响,进入击剑这个美妙的世界,开启剑客人生。



起初,Navarria在意大利圣乔治·迪诺加罗的俱乐部练剑,在赢下2004年青少年世界杯后,为了备战2005年成年欧锦赛,她搬到罗马,加入意大利陆军体育部,在那里,与对她影响最大的传奇教练,奥列格·普扎诺夫(Oleg Pouzanov)相遇,从那以后,她的击剑生涯开始绽放。



国际剑联2011-2012赛季,Navarria以生涯首枚世界杯个人冠军开启,离开多哈不久,她又在紧接着的布达佩斯重剑大奖赛上收获个人亚军,团体赛绩亦是赫然,这个赛季后,她已进入世界排名前列。也许是她的好成绩让上帝欣喜罢,在2012伦敦奥运会上,她发现自己怀孕,临产前三个月依然在训练场上活跃,次年,小天使,Andrea Lo Samuele 诞生。


成为一名母亲后

Navarria对于击剑

又有什么新感悟

通过视频,一起来听听

她的内心独白



身孕对于Navarria是一个很好的休整期,母亲的身份更好地塑造了卓越的她。在儿子出生四月后,Navarria再次投入击剑训练,以地中海运动会女子重剑个人第七重启剑涯,在家人和教练的大力支持下,她在2015年1月再次登上西班牙世界杯的次高领奖台。


正当击剑事业渐入佳境之时,她的教练Oleg却在2015年12月与世长辞,两人自2005年以来一直在一起合作训练,赋予Navarria许多击剑上的新想法,亦将她引领到新的高度。教练的离世对她而言是个巨大打击,使她十分痛心,她永远不会忘却Oleg给予她的一切,更加努力地投入击剑事业。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世界杯上赢下金牌后,Navarria在领奖台上展示了自己左手手掌,上面写着“奥列格”字样。



“我达到了我近期的目标,我要感谢许多人对我的支持,但能让我有今天这个高度,这一切都离不开我的教练奥列格,是他,成就了今天你们所看见的我。”Navarria如是说。


2016-2017年,世界杯大奖赛个人赛2金1银的战绩让她晋升世界排名八强。她在塔林世界杯决赛的享受比赛型战斗,也成为到那年为止,十分难忘的一次胜利。


2018年7月22日,Navarria的人生新亮点诞生——2018世界击剑锦标赛在中国江苏省无锡市举办,女重个人决赛中,她以13-9击败罗马尼亚老将。Navarria在这里,拿下运动员生涯首枚世锦赛个人冠军,此时,她已而立又三年。



世锦赛问鼎后,她成为国际剑联世界排名第一,到现在仍然保持这个顶尖的位置。在赛后采访中,当被问及她如何在职业生涯中保持如此好的状态时,这位33岁的意大利老将说,经验十分重要。“这些年来,我由年轻人成长为一位成熟的女性,是一位母亲,更是一位老练的剑客,我认为击剑里经验对于剑手在比赛上的处理有很大帮助,我得到了很好的训练,我的团队、我的丈夫兼体能教练也给了我莫大的力量,使我勇敢前行,并实现了我对恩师Oleg的承诺。”随和、亲切的她这样补充道。


在FIE的专访中,她说,击剑带她环游世界,让她了解到不同国家和地区独特的文化,也与其他剑手一样,因为击剑,结识了更多好友,发现他们身上的闪光,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对于并不年轻的Navarria而言,恢复、训练、完善技术时的不容易只有她自己能体会,但这一切艰辛,在抱着孩子登台领奖的一瞬,全被满满的幸福所取代。



Dream exist and are realized with the heart.Mara Navarria始终坚信,付诸真情用心追逐,梦想总能实现。每每疲惫之时,除了家人和教练的鼓舞,是这句话,给予她更大力量。这也激励着她,向着更高目标——夺得奥运个人和团体金牌,大步进发。


衷心祝福这位妈妈剑客,Mara Navarria

愿击剑人生愈加璀璨~

图自网络,侵删

信息来源:FIE&WIKI

!!!:有意转载请联系盈动击剑客服:ydsports-1开白


【推荐阅读】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