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田径 >  一个钻石王老五的『田径情缘』(3)

一个钻石王老五的『田径情缘』(3)

发表时间:2019-05-15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田径大本营,2019.5.15


  + 本文根据实际人物和经历,改编创作 +  

   小人物,折射大时代!


重温前两回:




秋的上海,美丽而又多情。

 

我缓了好半天神儿,才终于接受眼前的事实。“妳到底是为了比赛,还是为了见我,才来上海的呀!我真想不到,一个女孩子,一人跑到上海滩……妳不害怕吗?”

 

“我也喜欢田径呀,而且我们也很久没见啦!”她假装镇定地笑着。

 

“那要是我没来,妳怎么办呀?”我问道。

 

“这么开天辟地的田径赛,你怎么可能不来呢?真把我当路人了嘛?!”

 

哈哈哈哈哈哈,我们的傻笑声,回荡在赛场内外。



老天真是会安排,我叫王伍,而她叫张珊珊,在一起,就是张三和王五……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因为一场比赛,久别重逢。

 

那是第一届上海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来了很多很多名将,当然对我们来说,最重量级的明星当然是刘翔。他在前一年的雅典奥运会上一鸣惊人,跑出12.91秒的好成绩,摘金的同时追平了英国名将科林·杰克逊保持的世界纪录(创于1993年世锦赛决赛)。

 

2005年盛夏,刘翔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的世锦赛上,以百分之一秒的劣势,屈居亚军。我们无不期待着,翔飞人能在这场本土的黄金大奖赛上,金榜题名。

 

对了,我和珊珊都是志愿者,但“工种”并不同。我在竞赛岗,在比赛中提供技术支持。而她在服务岗,做一些接待、翻译的工作。她英语非常好,又极为细心,或许和她所学的专业有关——土木工程。一个女孩学这个,挺有意思。


这是我们俩第一次当志愿者,本来就无比激动、新鲜,再加上俩人在时隔多年之后,再相逢、相聚,嘴角一直上扬,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除了刘翔之外,我还喜欢加特林,那时他不过二十多岁,而珊珊喜欢菲利克斯,那会儿小菲还不到20岁。他们都来上海了,最终的结果大家还记得吗?

 

男子110米栏大战,发了四枪才最终出发,翔飞人力压老对手阿兰·约翰逊夺冠,刘翔成绩13.05秒,而约翰逊跑了13.20秒。史冬鹏跑了第三,成绩是13.40秒。


 

珊珊喜欢的菲利克斯以23.09秒的成绩夺得女子200米冠军,而加特林以10.01秒的成绩斩获男子100米金牌……我们非常幸运地与偶像们照了相,我和珊珊也在跑道上亲密合影。

 

一场比赛,续上了我们的缘分。

 

珊珊买好了赛后第二天回北京的车票,但我却动了别的念头

 

“再呆几天吧,下周有一场上海市的比赛,我要比,来看吧!”我请求她再留几天。

 

我不敢奢望她会答应,毕竟还有好几天,但没想到她不假思索地说:“好啊!”然后接着问:“是奥运会吧?”

 

“什么?!开国际玩笑,哈哈,是市里的比赛。”

 

“我说过你若参加奥运会,我一定来看,要不是奥运会,干嘛要看呢?”她傻笑。

 

“这是我现在能参加的最高级别的运动会,那就是我的奥运会。”我反驳道。

 

“那好,跟我去改签车票!”她挤了挤眼睛。

 

我的天哪!是梦是真?

 

珊珊留下的几天,我并没怎么陪她,因为这场市赛不仅对我,更对我所在的校队,意义重大。校队成员都是普通学生,大家凭一腔热爱,投身于田径训练。

 

老队长杨亚峰已经大四了,他刚刚把队长一职交到我手上。他是个非常仁义的师兄,令我肃然起敬那种。除了学习不错之外,他的田径训练一直非常刻苦,即便到了大四已经开始实习,依然马不停蹄。

 

但是,命运总是跟他开玩笑。他的名字里有个“”字,结果他的田径“职业生涯”里一直与亚军为伴。从大一到大三,他在市赛100米大战中,斩获了三枚银牌。包括接力在内的其他项目,他也从未拿到过冠军。最遗憾的是大三那次,我在现场亲眼见证他以千分位的劣势,输掉100米决战。



他一直不服气,所以一直在坚持,与“命运”负隅顽抗。

 

大四了,要是别人,早就不练了,而他却继续坚持,只是把校队队长的旗帜,交给了我。

 

其实这时,我的100米实力已经超过了他,但这次市赛,我没有报100米,因为我渴望并且笃信,冠军非杨亚峰莫属!

 

为了能让师兄圆满,我们还早早组了一支“接力敢死队”,算是出征市赛的“双保险”。杨亚峰跑第四棒,我跑第三棒,前两棒相对弱一点,但我们的策略时:一是苦练交接棒,力争无懈可击;二是前程拼尽全力,后两棒玩命追赶。


虽然我的100米速度比师兄快,但还是让我跑第三棒,一是因为我练过跨栏,节奏感很好,比较容易驾驭弯道,且本身就很擅长弯道跑。另外就是我这一棒承上启下,如果能尽早积累些优势,可以让第四棒的师兄减轻一些压力。他心理素质不好,在重压之下很容易动作变形。我的使命,就是尽可能领先,这样他能在放松中越跑越快。


当时记得一本美国的田径教材里说,一支4×100米接力队,第三棒的水平往往彰显了全队的整体水平。



我们的接力队在以往的征战中,最好名次仅是第三,PB、校纪录是44.93秒。而此刻的这支“接力敢死队”,多次在训练中跑出43秒左右的佳绩,放在市赛上,夺冠很有希望。 

(注:参加的是非专业组的对抗。)

 

默契,默契,为了默契,我们兄弟四人几乎朝夕相处。交接棒技术简直炉火纯青,特别是我和师兄的配合,没有毫厘的时间损失。

 

当我一声大吼:“接!”

 

师兄果断伸手,虎口敞敞打开,臂膀纹丝不动……我把棒稳稳地打在他的掌心,他顺势一回臂,瞬间狠狠加速……而这一刹那,我已到摔倒的临界点……因为我们几乎做到了天衣无缝。

 

这个过程如行云流水,珊珊尽收眼底——她虽然是第一次来上海,但根本就没怎么逛景点,而是天天来看我们训练。她在草地上,一坐俩小时。不过能感觉到她很欢乐,因为她总笑,一口大白牙,闪耀着光芒。

 

哥几个老逗我:“你这女朋友够可以的呀,大老远来支持你练田径,还这么乖,要是赢不了就对不起她!”



   终于到了比赛的正日子——   

 

男子100米先比,师兄顺利地闯过预赛关。他跑了11.65秒,虽然名列预赛总第一,但我却有一丝隐忧。因为有一个陌生的外校选手,大放水跑了11.67秒,仅次于师兄位列预赛总第二。我感觉那是一个“枪手”,但又没办法核实,而且师兄很专注于自己的比赛,我也就没再多计较那位“陌生的选手”。

 

带着必胜的信念与豪情,师兄站在了决赛起跑线前。

 

发令枪在阳光下炸响,四道的师兄,启动相当给力。可刚过20米,那位“陌生的选手”突然强势杀出重围,他大步流星,无人匹敌……师兄刹那间动作开始变形,面部表情极为狰狞……30米、50米、80米……师兄无力回天,又一次,第二个撞线,成绩定格在11.28秒,创造了PB、校纪录!

 

而那位“陌生的选手”,以巨大优势夺冠,成绩10.78秒,创造了我们这个组别的全市纪录。可是赛后,他一溜烟消失了,我们甚至都没来得及仔细看看他长什么样。

 

师兄的眼睛湿润了,但他仍然微笑着来和我们拥抱,那画面像一把刀。


 

“没关系,我认了,挺好的,四块银牌,功德圆满。”师兄先开口了,这些话,似乎是他早就准备好的“获奖感言”。

 

“我们要在接力中报仇!”我哽咽了,而珊珊在身旁,一语不发,眸子里也有泪光。

 

男子4×100米接力大战,是在第二天上午。不知为何,赛前的夜里,我突然紧张到无法入眠,甚至肚子里翻江倒海,在子夜时分到洗手间哇哇大吐。

 

其实那天根本就没有吃坏肚子,纯粹是心理作祟,太想为师兄“报仇”,太想要!

 

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做了什么梦,醒来时满眼泪花。


天刚亮不久,我想多躺一会儿,可在床上不停地翻身,怎么都不自在,索性起来,冲到了操场。突然远远看到一个身影,在缓缓踱步,是师兄!

 

我喊了他一声,向他冲去。他看起来很镇定,目光如炬,没什么表情。我们并肩走了一圈,吃早餐,然后准备出发。

 

珊珊早已在赛场的看台等候,看见我们来了,四目对视,狠狠地点了点头。


 

热身,检录,换鞋,上道……终于要出场了,这是最后的战役!

 

发令枪响的那一刻,我感觉全场都凝固了,什么声音都听不见。我们的前两棒拼尽了全力,在把接力棒交给我时,大概三四名的样子。我攥紧棒,使出浑身力气,圆月弯刀,向最后的直道冲去……很快,我就追到了第一,并且领先优势越来越大。

 

接力区就要到了,师兄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果敢启动,他缓了一下,有些木然,我着急地大喊:“接!”我以为他想求稳,于是便决定提早片刻交棒……可分明感觉他的手臂有些晃动,我伸手去迎合他时,失去了平衡……因为他慢了,我一下又撞到了他身上……没想到那一刹那他那么脆弱,一下被我撞倒,在地上滚了一圈……幸好他借着惯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窜了起来,我把棒塞他手里,冲……

 

  那一瞬间,有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错觉。

 

最终,师兄第二个撞线,我们的成绩定格在44.92秒,新的校纪录。而冠军是44.50秒,如果我们不失误,谁也没有机会战胜我们。但这就是比赛,有时激情,有时残酷。

 

从失魂落魄中“醒”过来时,我满心都是自责,想哭又哭不出来。

 

而师兄却像个疯子一样欢笑,“皆大欢喜!我可是拿了两块银牌,而且两个校纪录喔!”他越说,我越觉得难受。珊珊一直陪在我身边,队友们默不作声,那个气氛,令人窒息。


 

就在这个晚上,珊珊终于要回北京了,我们一路来到火车站,没想到竟不欢而散。

 

她一直在开导我:“没关系啦,让师兄继续读研,再把金牌拿回来就好了!” 


我说:“他的工作定了,都实习了。” 


珊珊说:“那又怎样,胜败乃兵家常事!” 


我感叹:“可老天对他好不公平!” 


她又说:“你不是说了嘛,他应该改名,不能叫亚峰,应该叫冠峰。” 


珊珊本是开玩笑,可我却笑不出来,不知怎么就脱口说了她一句:“怎么妳来了却赶上我们惨败?” 


她瞬间回了一句:“那看来是我带来了坏运气?!” 


“我可没这么说……” 


“你不要说了,我看你是失心疯了。我进站了,你快回去吧。” 


珊珊头也不回地走了,我立地成佛,呆若木鸡。


(欲知接下来……请看田径大本营明天推送)



2019钻石联赛-上海站,

5月18日傍晚举行,

点击可读——



2019世界挑战赛-南京站,

5月21日举行,

男子跳远决战将于5月20日在南京街头举行,

来了一众世界顶级名将,

想要观赛请点击——



   为田径干杯!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