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网球 >  费德勒专访 | 我当然想永保纪录,但纪录就是用来打破的

费德勒专访 | 我当然想永保纪录,但纪录就是用来打破的

发表时间:2019-09-20 22:13: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拉沃尔杯今日正式开打。赛前,费德勒接受了母语记者的独家专访,首次回应了美网后外界热议的GOAT之争,并透露了背伤现状。对于拉沃尔杯,和纳达尔以及德约科维奇的相处让他学到了什么?而对于明年的ATP杯、戴维斯杯以及奥运会,他又有哪些计划?



Q: 罗杰,北美赛季困扰你的背伤目前状况如何了?


A: 我有点惊讶痛感持续了十天左右,我本以为也就两三天呢,大概是年龄到了吧(笑)。我没采取过多治疗,美网结束后突然有了很多时间,我就飞回家让它自行痊愈了。现在还有点感觉,不过非常非常微弱,还需要点时间吧。不管怎么说,我已经做好准备在拉沃尔杯尽可能多的上场了。



Q: 拉法在美网赢得了第19座大满贯,距离你的20冠纪录又近了一步,你对此感到担忧么?你又如何评价他的表现呢?


A: 今年他拿到了两座大满贯。这些年来因为伤病,他在硬地赛场始终不那么容易,他不得不做出改变,而且最终也成功了。在摩纳哥(蒙特卡洛大师赛)他状态不太好,不过很快就恢复统治了。我从来不会对他的成绩感到惊讶,因为我知道他的能力所在。


为纪录感到担忧?当然不会。我很享受那些追平、打破纪录的时刻,没有人可以把那些欢愉夺走。如果纳达尔或者德约科维奇一朝超越了我,那也没什么。我为那些不断取得突破的人感到高兴,所以说,这(纪录被打破)不是什么问题。讲道理,我本该说:“我要一切都归我。“但这并不现实,纪录就是用来打破的。


对我来说,在这个年纪还能打这么久,已经很知足了。现在我只想尽力争取更多的大满贯胜利,谁能笑到最后,让我们拭目以待吧。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能见证三位球员实现如此伟大的成就,这是不能再好的时代了。



Q: 因为这个大满贯纪录,你和拉法的关系会紧张起来么?


A: 所有人都知道,我和拉法关系很好,也都为彼此开心。我当然想把纪录永远保持下去,但纪录就是用来被打破的,就像我过去追逐桑普拉斯一样。我尽自己的最大努力让生涯更完美,拉法也是如此。还有德约科维奇,我们都想保持健康,对于网球运动来说这是最好的事。年轻人们在身后不断追逐,只要还有能力,我们就要在大满贯上有所作为。我和拉法对彼此都有着无限尊重。



Q: 在纽约时,你说会尽快做出是否参加奥运会的决定,已经做好了么?


A: 我的参赛计划已经确定到明年温网了。目前正在考虑是否要参加奥运会,我已经问过团队了,然后他们说:“喂,得你自己决定,这是你的奥运会,到时候上场打球的人可是你。”我也已经问过米尔卡了,未来几周吧,我会作出决定。


Q: 届时你的参赛计划会让外界感到惊讶么?


A: 怎么说呢,我还得考虑何时宣布参赛计划。对我来说,打一段时间比赛后要享受一段假期,因为我要花时间陪家人。安排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会有惊喜么?我也不知道,我需要把事情再捋一捋。当然了,我还是想尽早下决定。



Q: 所以你现在也确定是否打明年的红土赛季了么?


A: 我还得再想想(笑)。


Q: 今年年底你会到南美打表演赛,各个环节都已经落实了么?


A: 流程还没完全确定。但我之前参加过嘛,我父亲跟着我经历了那么多比赛,在南美的比赛气氛是他最喜欢的。我也有这种感觉,对我来说,观众实在是不可思议。我从未有过那种体验,这也是我为什么想要再去一次的原因。但由于我有家庭了,所以不能每年都去,我需要看看它是否会给我带来太多压力,基本上必须要有两周的假期它才能成行,然后我还得和帕格尼尼(体能师)商量。



Q: 明年年初,你会和拉科索宁组队参加首届ATP杯,为什么不是和瓦林卡呢?


A: 据我所知,好像只是因为他没有提前报名,真的很遗憾。不知道允不允许后期补录,但至少我会做好斯坦无法参赛的准备。


Q: 十一月底还在南美参加表演赛,一月初就要角逐ATP杯了,这会给你的备战带来挑战么?


A: 冬训只是少了一周左右吧。往常我都是12月4号开始,今年要11号了,这些都安排好了。我并非一定要在ATP杯时做好百分百准备,因为我的目标是澳网,一切也都是以此为中心。



Q: 皮克最近提到希望尽力邀请大家参加明年的戴维斯杯,你对此有什么打算?


A: 他已经和托尼(托尼·高德希克,费德勒的经纪人)谈过了,但我现在还没到安排戴维斯杯的那一步。我希望戴维斯杯和ATP杯都能顺利举行,但在明年年中或是年底,我们需要考虑一个问题:两者并行,这样的格局会永远继续下去么?这对网球有好处么?我不确定这是否有助于运动的发展,对于ATP杯,球员们想要参赛是因为它在澳洲举办,但戴维斯杯就没有这种情况。


Q: 拉沃尔杯已经进行到第三个年头了,日内瓦成为赛事举办地对你意味着什么?


A: 我已经对主场的人潮和氛围迫不及待了。可以与比约·博格共事,无疑圆了我的儿时梦想。比起青年时期的偶像埃德伯格,他可能对我影响更大。在职业生涯中,我从未幻想过能在日内瓦实现这一切。这注定会是一届很特别的、难以置信的赛事。



Q: 你不仅仅是参赛球员,而且也算是拉沃尔杯的组织者,这会让你更紧张么?


A: 上周还在度假时,我就想了很多关于双打的问题。我们该怎样组合?谁和谁出战周五最合适?到了周六呢?......还好这已经是第三届了,我已经积累了许多组织经验。起初,我一直被“多少人周五会来啊?”、“人们会呆上一整天么?”这类问题困扰,但布拉格和芝加哥给了我答案。球员倾尽所能,队友摇旗呐喊,氛围也十分轻松,在这种情况下,球迷都格外享受。当然你可能会想,在瑞士我会更看重这些问题,但当我看到售票速度以及场馆建设时,我知道,这会是个完美周末。



Q: 球员们来参赛有没有种班级出游的感觉?


A: 我只参加过一次班级出游,为此还错过了在卢塞恩的瑞士青年锦标赛!没办法,我真的很想和大家一起滑雪(笑)。确实,很有集体出游的感觉,但又不像是戴维斯杯,而且我们也不是自驾出行。怎么说呢?我们有七个人,团队更加国际化,背后也需要更多组织。等人到齐了,又要考虑谁和谁训练?去哪吃饭?谁有什么特殊要求?等等。


还好我们这群人很随性也很幽默,大家都相处很愉快。虽然我们不会像世界队分贝那么高,你知道的,杰克·索克和尼克·克耶高斯玩的特别嗨。但我们的团队精神也一点不会差,各有千秋。所以说,真的很有班级出游的感觉,特别是大家都到齐了的时候,因为现在我们群里就已经聊翻天了。(注:采访于开赛前夕)



Q: 你们现在在WhatsApp有新群么?还是说继续用去年德约科维奇也在的那个?


A: (笑)我就知道你要问什么。没有啦,很多时候群里的话题都比较正经,直到某些特定话题,或是谁开了个玩笑。你知道的,我是个怀旧的人,常常会回忆过去。所以去年的群还在,每个参与过的成员都是其中一部分。但现在的话,去年那个群已经沉了,新群热络的很。


Q: 在拉沃尔杯和平日对手们如此近距离的相处,会对你有哪些帮助?


A: 对我来说,和纳达尔、德约科维奇相处一周真的很兴奋。我见识了纳达尔在训练中的高强度,也看到了他如何恢复、放松。如果你无法平衡两者,可能就会出问题。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在训练中不错过任何一次机会。前后场不停的击球,练习切削、上旋......他永远都保持高度集中。而在完成了训练后,我发现他又表现的格外悠闲。



Q: 那德约科维奇呢?


A: 除了放松方式,他也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其实我们都很像,为了赢球,你必须懂得如何放松。每赛季我们要打50-100场比赛,不像拳击,可能每年就打个一两场。德约科维奇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对取胜之道的笃定。他会对自己说:“这就是我的打法,它会帮助我赢球。还有他的日常生活,什么时候吃?该吃什么?所有事都井井有条,我很佩服。他清楚地知道该如何做好准备。



Q: 那么对这周的其他队友呢,什么感觉?


A: 蒂姆对任何事的回答都是“Yes",他整个人很放松、好说话,包括在应对媒体时。大家都知道,蒂姆超级超级好相处。兹维列夫很年轻,很多事情还在学习中,但他也是个很开放很轻松的人。弗格尼尼就更放松了,不过我不太清楚他是如何备战的。至于西西帕斯,我倒不太了解,所以很期待这周的相处。拉法呢,则是位无所不能的队友,他需要足够的训练,往往要多练上一个小时。我不知道他下午会不会睡觉,这个好像对他很重要。总之,他们都是十分给力的队友。



Q: 你们晚上会在住处的酒吧碰面?


A: 时不时都会这样,然后喝上一杯。我们住在同一家酒店,世界队则是另一家。到了晚上我们会带上家人朋友一起吃饭,但我通常不会带太多人,我想体验一下小团体的感觉。当我和斯特凡诺斯、萨沙、蒂姆和拉法坐在一桌,聊点网球之外的话题,那一定很有趣。当然了,有时我们也会喝杯咖啡,到处转转,在一起的时间还挺多的。


Q: 那你对尼克·克耶高斯体验如何?


A: 我们和世界队感情很好,不过已经破裂了(笑)。当兹维列夫在比赛时,尼克或者杰克的加油声会很大,他们在助威区热情高涨。周五的时候可能很有趣,但随着比赛的激烈程度不断加深,周六就会稍显聒噪了。尼克是个很好的队员,尽管他时常充满争议,但我很开心他能参与其中。



编译:Leo&Eddie

原文链接:

https://www.en24.news/2019/09/roger-federer-for-me-it-is-a-deep-satisfaction-to-play-at-this-age-sport.html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历史消息!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