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田径 >  田协加大禁药监控 重点指向业余跑马高手

田协加大禁药监控 重点指向业余跑马高手

发表时间:2019-11-07 11:25: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田协要对业余马拉松高手进行更严格的兴奋剂检测了。

文/好爽 图/东方IC 网络

11月6日,中国田协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非注册高水平马拉松运动员上报行踪信息的通知》,加强对“业余”马拉松高手的反兴奋剂管理,进行兴奋剂检测,以保证马拉松竞赛的公平竞争。
对此,全国马拉松上一年度排名前10名的非注册男、女运动员将被进行赛外兴奋剂检查,具体名单包括:
李子成、管油胜、贾俄仁加、杨定宏、程乾育、邱旺东、牟振华、张振龙、碾者阿提、赵浩(男运动员);
李芷萱、何引丽、陈林明、潘红、刘子杨、焦安静、金玲玲、孔洁、孙伟伟、吴宣霞(女运动员)。
1.名次、利益、兴奋剂
虽然,国内马拉松运动的最高名次基本上已经被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两国的选手垄断,但毕竟这些非洲运动员除了跑步,是几乎没有其它影响力/价值的。我们对这些运动员的印象也仅仅是一个模糊的群像,几乎没人会真正关注他们的个体。
随着跑马的人越来越多,马拉松逐渐成为一项全民运动的背景下。大众对马拉松运动的关注也逐渐变多,那些黑人运动员无法与我们产生共鸣,在这样的背景下,就算中国选手的成绩并不出众,但只要跑的够快,能排上国内运动员名次,最好还有个称号——比如“马拉松女神”啊、“某地一哥”啊,他们的商业价值还是很可观的。只要保证有足够的曝光度,他们就能获得一些商业变现。
在体育圈,有利益就有兴奋剂存在的可能性。
2.业余选手已有服药先例
去年,跑圈的颜值女神李文杰就被检测出服用兴奋剂,而涉及的禁用物质就是促红细胞生成素(EPO)。
红血球生成素(Erythropoietin,简称EPO)是一种调控血红细胞制造的糖蛋白质激素,可以提高人体血液携氧能力,从而加强耐力表现。EPO在人类婴幼儿时期主要由肝脏合成,成年后变为主要由肾合成。红血球输氧量决定了耐力项目的成绩好坏,使用红细胞生成激素刺激剂(ESA)可以增加血液中红血球数量。数量增多,耐力更持久。
它对人体的危害极大,一旦注射就需要长期规律使用。长期使用可使人体血液粘稠,增加心脏负担,导致血液凝固、血栓等心血管疾病,甚至死亡。
EPO不能口服,只能注射使用,也意味着任何被查出EPO呈阳性的运动员基本不存在误服的可能。
因为成绩好、颜值高,李文杰在跑圈相当出名。2015年开始跑马拉松,用了一年的时间不到的时间就名声大噪。2016年全年,李文杰一共拿下了27块金牌。中国马拉松官网显示,李文杰在2016年的全国女子全程项目业余选手中排名第8。2017年的武汉马拉松、杭州马拉松等比赛中她也拿到了国内女子冠军。
最终中国田径协会官网2018年6月25日发布《关于对运动员李文杰兴奋剂违规处理决定的通知》,对李文杰禁赛4年,禁赛期截至2021年12月17日。
今年初,在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公布最新一批兴奋剂违规名单中,上海业余一哥李一鹏的名字赫然在列。根据通报显示,李一鹏是在2018淮南马拉松比赛中查出兴奋剂违规行为,涉及的禁用物质仍然是不存在误服的促红细胞生成素(EPO),并且放弃B瓶监测。
李一鹏在2018年上海马拉松跑出的226的好成绩,反超队友王捷成为上海业余跑圈跑得最快的人。在兴奋剂违规名单中,李一鹏是在2018淮南马拉松比赛中被查出有兴奋剂违规行为。在该场比赛中,李一鹏获得全程组第二名,收获12000元奖金。
淮南马拉松在比赛是在10月22日,而他创造最好成绩的上海马拉松是在一个半月之后。诚然,高频度参赛不是质疑一个人成绩的理由,但是在查出兴奋剂违规之后不得不让人怀疑之后的比赛是否依然存在违规行为。
3.一切都只是冰山一角
所有体育上的兴奋剂一旦被曝出,基本上都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兴奋剂定律:如果有某运动员被查出疑似服用禁药,那这个项目可能已是用药泛滥了。
从重组EPO的药动力学角度来讲,大约7个小时是一个半衰期,10个半衰期后,人体内超过99%的重组EPO基本上就代谢消除完毕,只剩下极少原型药物。“所以它对检测技术要求很高,时间越长越不容易检测出。有研究称,距离最后一次注射4-7天后就检测不到了。
国家田协要求业余精英运动员上报行踪的做法也是为了方便对运动员进行突击飞行检测。伴随着赛事的发展,奖金的提高,不断有人在重金诱惑下选择铤而走险,相信在国家田协的不断监管下,马拉松赛事环境将会更公平、公正。
相关阅读



投稿/合作请联系:article@iranshao.com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