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网球 >  第55次德纳决,全方位证明谁才是硬地天王!

第55次德纳决,全方位证明谁才是硬地天王!

发表时间:2020-01-13 13:22: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我听见人们在喊“罗杰!罗杰!”但是我尽量不受他们的影响,我会把那些欢呼想成是我的名字,其实还挺像的,不是吗?

这是德约科维奇在2019年温网决赛之后面对媒体们所说出的苦涩言论,而这一次,塞尔维亚球迷将肯·罗斯维尔竞技场变成了近乎塞尔维亚的主场,漫天飘扬的「诺瓦克!诺瓦克!」、「塞尔维亚!塞尔维亚!

这一切让这一次的德约科维奇没有了苦涩,塞尔维亚的球迷似乎在说「世界不给你诺瓦克,塞尔维亚将一直都在你的身后!」 


无论是从团队阵容深度上,还是赛前球迷对于这场比赛的投票中,塞尔维亚队都是不被看好的那一方,但是他们还真的做到了。虽然第一场比赛拉约维奇没能实现对阿古特的胜利,但是德约科维奇单打两盘力克纳达尔,与特洛伊基组合双打两盘击败洛佩兹与布斯塔,帮助塞尔维亚队2-1战胜夺冠大热门、刚刚夺得戴维斯杯冠军的西班牙队,拿到首届ATP杯的冠军。


当然这场ATP杯决赛中最受瞩目的还是第五十五次德纳决,但是比赛的进程并不似我们想象的那样胶着。或许从第一盘纳达尔一局发出三个双误,德约科维奇一局发出三记Ace,就能够感受到这场德纳决近乎一边倒的比赛走向。

事实也的确如此,虽然顽强的纳达尔在第二盘将比赛拖入抢七,但是仍然无法改变硬地场上连续第九次败在德约科维奇拍下的事实。 


这是赛前ATP杯官方推特整理出的数据,自2013年美网决赛以来,纳达尔与德约科维奇在硬地场上共交手八次,涵盖了所有赛事级别,纳达尔八战皆败,而且没有拿到一盘,最近一次交手是整整一年前的澳网决赛,纳达尔0-3遭到德约科维奇横扫。


而抛去过往,但从本场技术角度来看,德约科维奇的表现可谓完美,在硬地上面“硬刚”纳达尔,他仍然非常有心得。

首先便是站位。两人的站位可以说完全实现了无缝衔接,只是纳达尔几乎站在底线之后,而且随着回合数的增多,越来越靠后,而德约科维奇几乎全部站在了底线之前,并且随着回合数的增加,越来越靠前。 

虽然在第二盘,纳达尔做了非常积极的调整,但是强烈的红土打法以及个人风格,加之德约科维奇几乎全部迎前击打上升点以及并不见任何下降的状态,也让这样的改变略显乏力。

德约科维奇和纳达尔发球局击球站位对比

从发球端来看,两人的差距更加明显。Ace球数12-5,第一盘中,德约科维奇一发进球率、赢球率均超过80%。全场比赛结束,德约科维奇一发赢球率83%,二发赢球率也达到60%。要知道即使是上个赛季二发赢球率处于榜首的纳达尔也只有59.6%。 

而说道纳达尔,本场比赛他的发球状态则令人乐观不起来。第一盘27%、整场比赛32%的二发赢球率在赛后数据统计中非常显眼,二发得分率的下降,意味着纳达尔的相持能力并不如对面的德约科维奇。从这个角度讲,德约科维奇本场的发挥也呈现着一边倒,这一点从比赛的观感上就能够明显地感觉到,38个制胜分,比纳达尔多21个,23个非受迫性失误,只比纳达尔多9个。 

德纳决全场技术统计

关键分方面,德约科维奇同样表现出色,八次获得破发点,两次破发,虽然这样的破发效率不能说多高,但是考虑到面对的是纳达尔,已经足够出色。而反观纳达尔,虽然在第二盘第六局曾先后拿到五个破发点,但是仍然没有完成破发,而全场比赛纳达尔唯一获得的抢七迷你破发,还是由德约科维奇的双误带来。

当然,无论是德约科维奇近乎完美的发挥,还是纳达尔身陷险境仍不放弃,将当今硬地实力最强的球员拖入抢七的精神,第五十五次德纳决我们还是应该感叹道:网球原来已经被人类提高到了这样的程度了。而能够见证这样的比赛,无论是对于球迷还是对于这项运动来说,都是无比幸运的。


本次ATP杯决赛在前两场单打结束之后,就已经到了悉尼当地时间晚上11点,而等到塞尔维亚队拿到双打胜利,当地时间更是已经接近凌晨两点,这样的比赛不仅仅是旷日持久了,更可以说是「跨」日持久。而现场的球迷却仍然精神百倍,漫天舞动的塞尔维亚国旗成为了观众席上最显著的风景。


在足球中,我们常常有着这样的共识,只有率领着国家队拿到过大力神杯的球星,也才能被广泛认可为一个时代的球王,无论你的身上背负着如何闪耀的个人荣誉。在过去,网球或许没有这样的标准,而如今,虽然戴维斯杯仍然没有如此大的影响力,ATP杯还略显年轻,但是能够同时率队拿到ATP杯与戴维斯杯的冠军,无论如何都能够被称为球王。

2020年,二十世纪的新时代被这样开启,2020年,我们也期待,网球能够像年轻的ATP杯这样有活力,像伟大的诺瓦克·德约科维奇一样,长青长久,长盛不息!



好文推荐
轻触阅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网络



你看这个「在看」就像网球
轻轻点一下就变得又大又圆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