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网球 >  我终于失去了你

我终于失去了你

发表时间:2020-02-06 21:13: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我是怎样爱上网球的?恩…..这答案我可真说不清。

 

有些朋友是因为打网球的帅哥多,身材又很有好;有些朋友因为打网球可以强身健体;有些朋友对网球的兴趣来源于家族的传承;有些朋友是有身边好友的指引才入坑网球,但以上这些我无关。

 

我喜欢网球,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莎拉波娃,她…..是我的偶像。

 


成年之后,我总是有意识地避讳“偶像”的概念,毕竟一把岁数,不配把自己划为“饭圈男孩”。但我无法否认的是,在自己的成长道路上,莎拉波娃总是在扮演着这个看似缥缈,却不可或缺的角色。

 

往实了说,我爱看她大开大合的进攻,和赢球后精确到每一帧的庆祝动作——握拳、旋转、飞吻;往虚了说,我也知道不服输的气质和超凡的斗志,即使放在平民百姓身上也是极为宝贵的精神财富。

 


莎娃回归后的日子一晃而过,如果要让我为这段莎娃球迷“黯淡时代”找个最贴切的形容词,那我的选择不会是“挣扎”、“紧张”或者“佛系”,而会是……

辛苦。

 

嗯,当莎娃球迷是件很辛苦的事儿,当然这或许是因为我是个极爱忆苦思甜的人。

 


放在现在,你们会说莎拉波娃谁也打不过了,要了退役;莎拉波娃已经不年轻了,该结婚了。在被追逐着流量的各路媒体冷嘲热讽之时,我总是难免会捞起记忆里的那些老故事——

比如,17岁那一年莎拉波娃征服了高傲的温布尔顿,不带一丝烟火气,她把“出名要趁早”活成了自己的代名词;



比如,莎拉波娃曾担当索契冬奥会场内传递的火炬手。金发飘飘,笑颜如花。要知道,这对于非冬奥会的运动员是莫大的荣耀;

 


比如,莎拉波娃曾连续十年蝉联世界最赚钱女子运动员,她用一把网球拍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再比如,莎拉波娃从冰上母牛到全满贯女王只用了十几年,那些曾嘲笑过她的人终有一天会沾满被唾弃的口水。

 

所以,看到WTA人人都有机会拿到大满贯的今天,你需要跋涉千里才能和那些高光的日子挥手作别,这种日子,能不辛苦吗?

 


好在,那些美好的回忆是无法取代的。

 

局外人会说,莎娃球迷爱的只是莎娃的颜值、好看的裙子、和无坚不摧的大心脏。

 

而除此之外我想说的是——莎拉波娃其实更像是一位从未走远、始终相守的挚友,我总会拿它来标记我渺小的生命。

 

我会记得15岁时,在电视机前,看到一只白天鹅在温网的草坪上飞舞,便记住了这幅面孔。于是乐此不疲地在放学路上的报刊亭买《网球》杂志,寻找莎拉波娃的新闻。

 


我会记得17岁时,对网球一窍不通的老妈带着我到中网亲眼目睹了莎拉波娃的真容,即使那会儿最大牌的不是她;

 


我会记得19岁时,当时喜欢的人给我准备的生日礼物是莎拉波娃的签名照,和一盘精心刻录的孙燕姿精选集;

 

我会记得21岁时,我躲在宿舍的被窝里,用流量看完了莎娃和哈勒普的决赛,两年后莎拉波娃禁药时,我在金融街死磕《证券从业资格证》;

 


我也会记得25岁时,我的生活一团糟,但好在还能在天津网球公开赛见证莎娃回归捧杯。

 


想起了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

 

澳网第一轮,莎拉波娃0-2不敌为维基奇首轮出局。比赛结束后,我去中国城吃午饭,旁边有个中年大叔,哼着伍佰的《我终于失去了你》,有点小跑调,但又足够真切的歌声,而且还唱了至少三遍。

 

我打开手机,搜了搜这首歌的词,突然微信群冒出,“莎拉波娃明年不确定来墨尔本”的信息。那一刻,大叔的歌声停止了,我多希望这首歌是负面情绪下的幻听。

 

而假如幻听成立,那么我的愿望很简单——

如果明年澳网,还有机会听到这首歌,那么我希望莎拉波娃不要离开我们。




历史回顾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