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网球 >  穆雷专栏 | 凭什么女性不能执教男球员?

穆雷专栏 | 凭什么女性不能执教男球员?

发表时间:2020-03-08 21:18: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妇女节来临之际,头号“妇女之友”穆雷在《卫报》亲笔撰写专栏,回忆起母亲的榜样力量,以及毛瑞斯莫担任教练期间遭受的非议。此外,与小威合作混双让他有何体验?对于网坛同工同酬,他又秉持着怎样的看法?tennispie带来全文编译,今天,一起感受这份穆雷送给网坛女同胞的最好礼物。



我和哥哥杰米,几乎是在邓布兰当地的球场边长大的。考虑到我母亲网球打得还不错,而且她还是一名教练,所以我们最终拿起网球拍也就很顺理成章了。


还记得我们很小的时候,母亲始终充满活力,简直是一个工作狂,经常凌晨四点就起床工作。她的决心、职业道德和那股努力做自己想做的事的动力,让她成为了我人生道路上的楷模。即便到了现在,她依然奔波于世界各地,在场上教学,希望把网球传递给大众,赋予儿童、孩子以及女性教练更多机会。



我就是被妈妈一手栽培起来的,而且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也和女性教练也有过很成功的经历。可在职业赛场,我发现男球员几乎人手一个男教练,而且在大部分情况下,整个团队也清一色都是男性。


2014年,当我在寻觅一名新教练时,我倾向于与一位前职业球员合作。他们不仅可以在心态方面对我有所助益,而且对在大赛中角逐冠军时的负担感同身受。和我一样,艾米丽·毛瑞斯莫也曾挣扎于压力与紧张,但最后还是克服了困难问鼎大满贯。在这方面,我觉得她会对我很有同理心。



但当我公布了这一决定后,外界、特别是周围人的反应,让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人们质疑她的初衷,并非能力或职业成就,而是仅仅出于性别。


事实上,我们随后的合作很成功,一度闯进了大满贯决赛。可很多人却视那段经历为一场失败,就因为我没能拿下一座大满贯。为此人们对她颇有微词,但对其他教练,他们从未指指点点,问题永远出在我身上,需要为失利承担批评的也永远是我。可与艾米丽合作时,每次输球后我都会被问到我们之间的关系,在职业生涯的其他时期,从未有过这种情况。



最好的教练应该是那些最合适的人,与性别无关。所以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女性教练只占11%的现实,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很显然,这一点还有很大改善空间。考虑到心态、技能和天赋,女性没什么必然理由一定逊于男性,但愿有更多机会提供给她们后,情况能有所好转。


有意思的是,我发现东京奥运会的女运动员占比将创历史新高(48.8%),所以说,进步正在发生。同时,奥运会也在推广性别平等的进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人们爱看奥运会,是因为爱看那些最优秀的男运动员和最优秀的女运动。他们出现在同一片赛场上,让观众大饱眼福,这也是为什么奥运会能成为最成功的的体育赛事之一。


2008年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时,我去看了羽毛球混双比赛,喜欢得不得了。同理,网球迷们也很钟情于混双比赛。其他运动也该考虑这种形式,并且思考自己能做什么,以及粉丝想看什么。



去年我和小威一起参加了温网混双项目,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了这种形式能如何吸引到新的观众。


以前在温布尔登赢球或者输球后,人们通常会对我说“干得漂亮”或是“运气太差啦”。但这次混双之后,他们都在说:“我好爱看你和塞雷娜的比赛,真是太棒了!”大家对此很享受,我们就该加以推广,怎么会有人看不出这是件好事呢?



放眼整个体坛,在同工同酬以及男女合赛方面,网球运动都是领头羊。但值得玩味的是,相比于引以为傲,很多人反而对此颇有微词。无论是从观赛角度、赞助商、转播,还是个人态度,这都是极具吸引力的。所以不要浪费时间纠结于此了,让我们引以为傲,并将其转化为优势,将这项运动推广到全世界吧!




#相关推荐#


文:Andy Murray 编译:Eddie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guardian.com/sport/blog/2020/mar/07/why-shouldnt-women-coach-men-tokyo-olympics-are-ideal-driver-for-equality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历史消息!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