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击剑 >  剑友分享 || 信燃决胜意,剑气正纵横——北京大学剑客的成长故事

剑友分享 || 信燃决胜意,剑气正纵横——北京大学剑客的成长故事

发表时间:2020-05-16 16: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 编者按 』

众所周知,击剑在常青藤联盟如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达特茅斯、布朗大学、康奈尔大学,以及圣母大学、剑桥大学、麻省理工大学等海外众多知名高校备受青睐,许多名人也有击剑的爱好。

国内亦然,不少剑客学生能通过击剑的成绩进入如清华大学、中山大学等理想的学术殿堂。今天我们要与大家分享的是我们盈动体育的老朋友——北京大学击剑队队员陈潇的击剑成长故事。

2018年,“封剑”数年专注学业的陈潇凭借优异的学习成绩以普通生的身份进入北京大学,重拾击剑,再踏剑道,在诸多大赛上斩金夺银,并成为击剑队的主力队员。

陈潇在击剑道路上有哪些经历,北京大学的学习生活是怎么样的?北京大学的深厚的文化底蕴又怎样地塑造了更好的她,让她对击剑运动、击剑文化有了更深的感悟呢?一起来看看~

(本文已获作者 陈潇 授权发布)

陈潇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18级学生



北大击剑队主力队员
蝉联首都大学生击剑个人赛冠军
首都高校团体赛亚军
全国大学生锦标赛女子佩剑个人第五名
均系北大击剑队对应项目最好成绩
多次在各类公开赛事上获得奖牌


还有最后18秒,计时器在嘶吼
最后一轮,主力对决,11剑的分差
赛场周围的呐喊已经无声
只有心跳咆哮,血液沸腾
来不及战术抉择,来不及变换试探
更来不及失误
裁判发令——
交叉上步、飞身前倾、冲刺突击、收手转移——
击中!
7秒,强势进攻连得4剑
15秒,连续急攻,摄像录影来不及捕捉
18秒,战局锁定,45:44!
抛起护面、挥剑致意、大喊庆祝——“BRAVO!
 
这是大约十年前,我在全国击剑少年联赛团体项目中,迎战香港队时最后的争夺战。这18秒发生的急速扭转,定格了少年时期提剑“南征北战”的时光,浓缩了场上风雷,也赢得了来自全国各地选手和教练员的欣赏瞩目。然而也在这一战之后,由于课业加重,我离开了热爱的击剑运动,放弃了加入北京专业花剑队的机会,也告别了同洒汗水、共享体育的启蒙教练和队友。直到来到北京大学。


在北大,一样的“剑”途,不同的开始


2018年,我以普通生身份加入了北京大学击剑队。阔别六年后重新拿起剑,不久成为了北大击剑协会教练员。适逢百廿校庆,我有幸参与了校庆宣传片的摄制,还见到了北大击剑队名誉教练、奥运冠军雷声和孙玉洁。和北大的众多剑友在镜头前共同举剑,录制结束后还向两位击剑国手学习交流了打法技巧。在备受鼓舞的同时,我为这奇妙的缘分感到欣喜:几年前的我,正是被雷声在国际大赛团体项目中力挽狂澜、扳回大比分劣势的事迹所鼓舞,才在关键时刻夺得胜利。
 


和奥运冠军雷声、孙玉洁交流学习

2018年和指导老师录制百廿校庆视频(前排左三;前排中间为陶金汉、王东敏老师,后排中间为奥运冠军雷声、孙玉洁)


为代表学校参赛改变剑种


2019年之前首都高校赛事中并无花剑项目,尤其是2018年上半年的团体赛中,仅佩剑团体赛一项。作为花剑选手的我,原先觉得失望而放松,觉得能够再次击剑,哪怕不能参赛也是乐事。没想到在当周的训练中,教练宣布了比赛通知,我被点将为正选队员。

距离比赛已没有许多时日;事实上,团体赛中我作为主力出战的当天,是我转换剑种刚好三周的日子。尽管有花剑深厚的“童子功”,但改换项目意味着手上技术与步伐节奏几乎都要从头学起。多年后重返剑道,还未得恢复体能,如今为了代表学校参赛则更需要加紧学习并且迅速熟练新的技战术。技术转型已是难题,要在短时间内适应与之前习惯截然不同的持剑方式、距离感和比赛节奏,而比这更为核心的困难是改换一套全新的战术意识。

赛前加练紧锣密鼓地展开了。教练第一次带我一对一个别课时教得很快,半个小时教了手上许多动作,并配合步伐。赛期很快地逼近,我必须不断加快吸收的速度,连走路时都会不由自主徒手模拟防守第三、四、五部位的姿势,简直入了痴。赛前四五天,教练再次带我个别课时严格了许多,要求做向前一步节奏,并在此过程中应对三种可能出现的情况,通过观察预判做出正确迅速的进攻或反击。当我先出手时,教练说我脚下慢了;先上步,说出手慢,有错误的收手动作;手上脚下一起快,说没观察;上步慢观察、再出手,说犹豫。一晚上就在“慢”和“犹豫”及其组合词中度过,本来怀着再登一阶的热望而来,结果训练下来很是憋屈,力气和速度无处投放,而越是说得多心里就想得越多,想得越多就越是束手束脚。


无论教练与我倾注心力的“速成”进行到何种地步,三周后,首都高校团体赛如期而至。多年不拿剑更不打比赛,又是一无所知的佩剑,原本不敢有多少期待;但当撑开校旗、和队友叠掌鼓劲时,斗志陡然燃起。

团体赛进行得很辛苦,第一轮单败淘汰赛就遇上往年的夺冠热门队伍。团体赛中每队三人,每人上场三次共九局,得分累积,先得45分的一队获胜。我除第一局开场外,每次上场都在险峻的分差中。决胜“收底”的一场,是32:40的劣势。如果输掉,北大击剑队此次的征途就到此告终。对手显然已经视此为囊中取物,决胜局前敬礼试剑时,我望见对面热闹的啦啦队和摄影师早已聚齐就位。我深呼吸,做好实战姿势。

如此情势,只能采取强势进攻,竭力最快速、最无争议(佩剑规则特点具有一定的裁判主观性)、最少失误地得分。当注意力绝对集中,紧张化成了兴奋,出手时顾虑犹疑一扫而光。最终以45:41为北大斩获首场胜利,而我在决胜局中的净比分为13:1。



 

力克群英,一战成名


团体赛是我来到北大后的赛场首秀,改换项目的初衷是代表学校以及教练的信任,而这也成为激发我更多热忱的际遇。与其说我找到了更能发挥出优势的剑种,或许说我在佩剑的格斗竞技中找到更多自我更为准确。快速的攻防转换、果断的抉择判断、迅猛的急攻突进、慧黠的诱引反击、多变的脚下节奏,提剑上场,如同敏捷的战术家。

团体赛最终成绩为首都高校亚军,是北大击剑队成立以来的最好成绩,也是我收获高校击剑圈关注的开始。当天几轮赛程都是如此,在决胜局劣势开局下连续得分,平均每场都有30分的个人得分贡献,最终率队挺进决赛。数年前的情景再次上演,而我的心比那时更为坚定和强大。
 

摄于2018年首都大学生击剑个人赛夺得首金后(前排左三)


下半年的个人赛中,我斩获北大击剑队成立以来第一枚金牌,也是我自己的第一枚佩剑金牌。第二年,升入高级组,连续以大比分绝对优势晋级,卫冕冠军。学校官微的宣传、教练老师的肯定、队员们的支持使我在新的击剑征途上热情而坚定。我不再仅仅为自己而战。

决胜一剑



摄于2019年首都大学生击剑个人赛升组卫冕后


以剑会友,师友共进


2019年12月,首都大学生击剑比赛再夺冠军之后一周,我参加了北京多所高校击剑社团参赛的全剑种交流赛,兼项女子花剑个人、女子佩剑个人两项,并捧回两座冠军奖杯。尽管年龄不算大,但我在高校击剑圈中开始有了“大师姐”的称呼,北京社团赛两登最高领奖台,小组赛比分一律控制在5:1,单败淘汰赛比分清一色15:3,之后便有了“流水的二三名,铁打的陈潇”的说法。慢慢地在北京乃至全国都有了剑友甚至“粉丝”,登上赛场后接过他们递来的水、赛后收到发来的各种照片和视频,既觉得不好意思,又为结识这样一群有着共同爱好和竞技精神的朋友感到由衷快乐。他们所在地区或南或北,年龄与我相比是姐妹或叔叔阿姨,所在的高校或工作领域多种多样,而击剑的纽带却奇妙地把大家引到一处。

体育带来的快乐不仅在于其本身,更在于遇见合拍的体育人。在北大校内,也因体育有幸和老师成为好友。在高尔夫课上,不仅向刘丽萍老师学习球技,更交流竞技精神,分享生活体验。疫情期间线上课程特殊,但并不能阻隔相通的体育热情。

从北大出发,与击剑重逢,遇见新的击剑与新的自我。结识众多击剑圈的同好前辈,不仅丰富战术、精进技术,也在“踢馆”切磋中悟得击剑之理、悟出击剑之外。
 

击剑公开联赛摘银后与两届奥运冠军、匈牙利国家队主力阿隆·斯拉奇合影


与中国第一代击剑人、世界冠军、北大前教练陶金汉老师



幼时结缘,青年重燃


如今当我提笔时,总还会想起幼时被选拔参加击剑训练,那照入剑馆的明媚阳光。2010年,正在小学上体育课的我被特来选拔培训海淀区击剑后备人才的教练选中,由此开启了一方新的天地。2011年因技术优异还曾前往加拿大受到顶尖花剑手Lgor Gantsevich的点拨。回国后拿下了少年赛的分站赛和年度总冠军。
 

more+

于全国少年赛场


 扎实的花剑技术“童子功”为我转剑种提供了可能;拒绝了加入北京队亦不愿成为特长生,也使我不得不在训练的高峰因学业放下击剑。然而它始终在我的内心深处,等待新的机遇,新的重逢。对剑与剑道的信念一经点燃,便不再消退。重新拿起剑已是北大击剑协会的教练、北大击剑比赛的裁判,在各种交流机会中为击剑爱好者指导技术,不同的角色却带给我一样的触动。

上图为幼时在剑馆做示范;下图摄于加拿大交流期间


韧力于体,战胜于心


作为一项强竞技运动,击剑首先要求剑手克服一系列恐惧:对赛场,甚至对交锋;对失败,甚至对胜利;对对手,甚至对自己。赛程上,从小组赛到前几轮的单败,都还可以靠技术取胜,甚至到了半决赛,经验技术身体素质的综合都还足够有效。可是当到了决赛,便是最关键的四字战胜于心

渴望胜利,但不让热望占据头脑和内心,粘滞手脚。要把握的还是实力支撑下纯粹炽烈的“大心脏”。击剑教会我许多,却不仅仅囿于击剑。







体育已成为我的一种生活方式,“亮剑”的竞技精神也植于内心。保持“en garde”,期待“Allez”。在北大重新提剑,愿能一直相伴。“It’s in my blood.”



End




??

祝愿剑客陈潇的快意人生越来越好~


来源:北大体育 
作者:陈潇(已获授权)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