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跆拳道 >  “皇上,公主这个月体重又超了”“吃你家饭了?要你养了?”“臣……”“滚!”

“皇上,公主这个月体重又超了”“吃你家饭了?要你养了?”“臣……”“滚!”

发表时间:2020-06-02 19: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第1章 穿成下堂妇

  “珊瑚这小贱婢,她竟敢趁着奴婢下山购买物资偷了卖身契跑路,亏得小姐你以前对她那么好!”

  丫鬟琥珀气得小脸涨红,那眼里也是带着显而易见的恼意。

  她们小姐都沦落至此了,珊瑚竟然还落井下石,不仅偷了卖身契,还偷了大部分的银钱!

  琥珀气恼得不行,但是当正经小姐的那位,却是在床上魂不守舍。

  楚月也是没想到,自己竟然穿越了?穿越这不是早十年流行的吗,都九一零二年了,她怎么还赶上趟了?

  原主跟她名字一样,也叫楚月。

  乃是秦王殿下刚过门的秦王妃,只不过这是一出李代桃僵的戏码。

  秦王殿下看上的,其实是丞相府素来有着京城第一美之称的嫡次女,而不是她这个丞相第一任夫人所出的,默默无闻的嫡长女。

  原主的母亲在她两岁时候就病逝了,之后她爹以府上繁忙缺不了人为由,不到几个月,就迎娶了新人进门。

  后娘进门,原主自然成了小白菜,只是到底还有母族外家在,所以后娘也不敢对她太过分。

  只是吃穿用度上不敢克扣,但是在精神上却是时不时会给施压一下,导致原主成了个闷葫芦,成了府上的透明人。

  屋漏偏逢连夜雨,十六岁她外祖父病逝,她要守孝三年,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三年后就是十九了。

  十九竟然还没嫁出去,这简直是罪不可赦。

  丞相府一众嫡妹庶妹没少笑话她,让原主变得越发沉默,她迫切想要逃离丞相府,所以当秦王求娶丞相府嫡女的时候,她被后娘安排嫁过去,也是毫无意见的。

  因为她以为,秦王想娶的是她,她也把秦王当成了自己的救赎。

  可是她错了!

  而且外人大多都只知道丞相府有楚嘉这么个沉鱼落雁舞技超绝的嫡女,至于她这个嫡长女,事实上知道的人并不多,或者是知道也当不知道。

  秦王没说明白,所以丞相夫人就直接李代桃僵了,她女儿可是有鸾凤之命,是要准备进宫的,怎么可能嫁给这么个只有爵位的闲王?

  想都不要想!

  想娶的娶不到,不想娶的嫁过来了,秦王怒不可遏,原主就成了炮灰。

  “辣鸡男人,拿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出气,你倒是出息。”楚月归拢了这些接收的信息,冷笑了声。

  作为现代人,这对于古人乃是灭顶之灾的下堂在她看来毫无影响。

  搁现代,离婚率都那么高了,这一个下堂又算得了什么。

  而且虽然现在被下堂了,但是吃穿不愁,不用有过多担心。

  才这么想,就听见丫鬟琥珀尖叫了声。

  “怎么了?”楚月回过神来,看了她一眼。

  “小姐,珊瑚那天杀的小贱人,她不仅带走了那么多金银珠宝,还把你藏在暗格里的银票全部偷走了,足足有五千多两银票啊!”琥珀直接被气哭了。

  楚月:“……”

  好了,这回真成落魄下堂妇了。

  “不行,我要去衙门告她,这种背主叛主还偷东西的狗东西,绝对不能让她逍遥法外!”琥珀抹了眼泪,就要下山去报官。

  “别做那没用功了,她这明显是有备而来的,以后遇上了再收拾吧,看看咱现在还剩多少用度。”楚月有气没力道。

  她这幅身体的素质也是真的不怎么样啊,不过要不是身体不行,那也不会被这几日的秋雨给夺了性命。

  琥珀就赶紧去盘点剩下的银钱了。

  全盘家产就剩下几十两银子了,琥珀抹着眼泪道:“小姐,就剩下这么点钱,这可怎么生活啊。”

  “够生活了的吧。”楚月说道。

  一两银子就是一贯钱,一贯钱就是一千文钱,这会子一个大肉包子也才两三文,几十两还是够生活一阵子的了。

  “哪里够,今天这药已经是最后一帖了,明天还要去抓药,而且今年冬天,可能还会特别冷,也得去准备一些银霜炭跟貂裘……”琥珀如数家珍。

  楚月听得头都大了,道:“打住打住,小丫头,你还看不清咱现在的处境吗?”

  银霜炭就算了,貂裘跟蚕丝被什么的,那哪里是能能够用得起的?

  不过目前她的这条被子,倒的确是蚕丝被,估摸着也就四五斤重,眼下这天气还行,但是后边了,那可扛不住。

  说到御寒,那棉被棉衣才是最好的啊,还便宜。

  “小姐千金之躯,怎能去用那种民用之物。”琥珀说着,又再次哭了起来。

  “要不然,你就去王府帮我要嫁妆?”楚月看她这样,就说道。

  “嗝。”琥珀打了个哭嗝。

  虽然她家小姐还有嫁妆留在王府,不过王府是去不了的。

  “小丫头,虽然有得享受是要享受,但就目前咱这处境,你可实际点吧,就剩这点用度了,要全花完了,这个冬天咱主仆俩都得饿死。”楚月说道,然后就要起床了。

  琥珀本来还有点疑惑,她家小姐怎地好像变了不少?

  但是看小姐要起床了,连忙道:“小姐病还没好,可不能下床。”

  “我好得差不多了,而且再躺下去,我没病也得躺出病来。”楚月活络了一下筋骨,伸了伸懒腰,说道。

  在这个自小被买进来的丫头面前,楚月是没掩饰的,越掩饰错误越多,不如直接坦然来。

  琥珀看她这样,愣愣道:“小姐,你这是在作甚?”

  “这大病一场去了一趟鬼门关,我也算想通了,我以后要为我自己而活,其他世俗枷锁统统见鬼去吧。”楚月顺嘴说道。

  琥珀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泪流满面了,逆境使人成长,终究她家天真无邪的小姐,也是被逼得开始懂事了。

第2章 大师

  一连几天,楚月也算是彻底适应了自己的身份。

  而经过这几天的锻炼,身子骨虽然还是有些生锈发沉的感觉,不过已经比刚来时候走一步,都要停下喘两口气的状态好多了。

  “小姐,奴婢打算下山去购买棉帛。”琥珀说道。

  “记得买点红枣跟生姜,还有蜂蜜要是有,也买点蜂蜜。”楚月说道。

  “好。”琥珀点头应下了。

  “这么多东西你拿得了么,还是我跟你一块去吧。”楚月想了想,说道。

  “那可不行,小姐你什么身份,哪里能抛头露面做这种事?”琥珀坚决道。

  哪怕现在小姐变了不少,可是有些事情她也是绝对不会让她做的。

  楚月无奈,道:“花几个铜板叫人给你运回来也行。”

  琥珀就点头了,道:“小姐你可不要乱走,我们虽然跟上清观井水不犯河水,不过她们有一些也不是好相与的。”

  她就被一个很凶的尼姑骂过。

  “知道,你喊玉和跟你一块去,她好像也要办置点东西。”楚月点头道。

  玉和也是隔壁的一个姑子,不过人很好,是被上清观观主捡回去的孤儿,这几天也跟她们主仆二人认识了。

  琥珀点点头,就去喊了玉和小尼姑一块去了。

  楚月在家里是闲不住的,琥珀下山后,楚月就在山上逛了一圈。

  不过到底不是原主,胆子是比较大的,这几天这座小山已经都让她走遍了,没什么好看的,想捡点柴火都不容易。

  烧水做饭,柴火可是很费的,但是这山上可不止她跟琥珀,还有隔壁上清观呢。

  那些姑子都是很勤奋的,山上柴火被捡得干干净净。

  这不,她就把目光投到了隔壁的山上。

  跟玉和小师太聊过天的,也没听说这一片有什么野兽之类的,所以楚月也没什么好犹豫的,就过来了。

  就看到一个和尚正在捡柴火,连忙道:“大师,柴火给我留点啊。”

  这和尚大概也是没想到竟然会有女人过来,就转脸看向她了。

  楚月都没正眼看他的,喊了声后,就赶紧捡柴火了,没办法啊,不捡柴火这个冬天要冻死了。

  因为她听琥珀那小丫头说了,银霜炭太贵了,她们剩下的全部家当几十两银子,那都是买不了多少的。

  而且冬天就要来了,钱要都买了银霜炭,其他物资怎么办?

  还有明年的营生也没着落呢,楚月也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她自是晓得要省着点过啊。

  “大师,我捡柴火没碍着你吧?”楚月一边捡柴火,一边说道。

  和尚没说话。

  “实在是没办法,家里男人死了,剩下我自己也只能出来捡柴火准备过冬了,我是隔壁山上的,说起来咱也算是邻居。”楚月继续说道。

  和尚就明白了,这竟是个寡妇,不怪要亲自出来捡柴火,但他也没说什么,继续捡自己的柴火,她一个女流之辈他自是不好跟她多说什么的。

  “哎呀,有癞蛤蟆!”楚月吓了一大跳,三两下就蹦到和尚身边去。

  和尚楞了一下,瞥了她一眼,然后也朝蛤蟆看了过去,还真有一只癞蛤蟆。

  “都这时节了,冷成这样竟然还有癞蛤蟆,不冬眠吗。”楚月看那癞蛤蟆身体僵硬慢悠悠跳走了,也不怕了,说道。

  癞蛤蟆这东西她最恶心了,丑就算了,还有毒!

  “谢谢你啊和尚。”楚月就看向和尚了。

  然后也才正眼看清这和尚的面容,一时间还有点发愣,傻傻地在心里道:“这古代的和尚,质量这么高的吗?”

  这和尚身高得有一米八五左右,在这古代是名副其实的八尺男儿了。

  高大伟岸就算了,关键是他长得还格外好啊。

  丰神俊朗,顾盼神飞,简直帅得不要不要的,现代那些所谓的古装男神都得被他秒成渣。

  她估摸着华国史上那位公主的和尚,都没有她眼前的这位帅。

  俊美不失阳刚,矫健不失沉稳,即便是见惯了美男的楚月,那也是看傻眼了呀。

  和尚有些皱眉,看了她一眼后,转身就走了。

  “这和尚,真是太秀色可餐了。”楚月也没拦着他,只是摸了摸嘴角,还行,没流口水,总算是没有表现那么太热切,别吓到和尚了。

  虽然和尚很可口,不过楚月也没忘记要紧事,给捆了一小捆柴火就拎着回隔壁山上了。

  在她离开的时候,和尚也回了院落。

  一个黑衣人现身而出:“是属下大意,求主子爷治罪!”

  他不过是去大解了一下,竟然让那女人进来山上,打搅了他主子。

  “无碍。”和尚却并没有什么责备,他本身就是习武之人,一眼就看出来那女人根本不会武功,只是个寻常女人而已,并非什么刺客之流。

  “谢主子饶属下这回,属下必不会让她再叨扰主子。”黑衣人转而道。

  “由着她吧,一个寡妇也不容易。”和尚并不在意,虽然那寡妇最后是有些失态了,不过也算了,他又岂能与她一介妇人,又是遗孀计较。

  “主子仁心!”黑衣人说完,便闪身消失了。

  ‘寡妇’楚月已经回家了,开始烧热水准备煮粥了,煮粥的时候,她就想起隔壁的和尚了。

  这和尚太俊了,那光头的样子还格外高冷,尤其被她盯着看的时候,皱着剑眉的样子也是面若冷霜,拒人千里之外,可越是这样,她心里越有点心痒痒是怎么回事?

  “小姐,你怎么能亲自做饭?这些粗活都是奴婢的事。”琥珀回来看到她已经把粥都做好了,眼眶都红了。

  “赶紧把东西归整一下,待会粥要凉了。”楚月最受不了她眼泪说来就来,怕了她了,赶紧道。

  “小姐你答应我,这些活你以后不干,不然以后奴婢就算饿死也不吃。”琥珀倔强道。

  这样的粗活,哪怕是以前,她都是不用干的,都是粗使婆子粗使丫鬟干的,可如今沦落至此她干没关系,她家小姐她是绝对不会让她沾手的。

  “行行,快吃饭吧。”楚月赶紧道。

  琥珀这才收了眼泪,然后先过来陪她家小姐用膳。

第3章 愿不愿意还俗?

  主仆俩个一块用了膳,楚月就跟琥珀一块盘点此番买回来的东西了。

  琥珀跟玉和小师太一块带回来的,不过玉和小师太没进来,到了门口就拿了给她师父买的红糖回去了。

  琥珀带回来的东西不少,两斤红枣,红糖上次买了,还有一罐子野蜂蜜,生姜也有,还有就是棉被了。

  这条棉被得有五斤左右,是背着回来的,也是难为琥珀这小身板了。

  “奴婢这回只能带回来这么多了,明天再去一趟,再多买两件厚实的冬衣。”琥珀说道。

  楚月道:“也给你自己买一条厚实的被子,不然冻着了,没人伺候我了。”

  她对琥珀还是很满意的,到底是自小一块长大的,不是珊瑚那个半路买来的可以相比的。

  琥珀点点头,她是要再去办置一床被子的。

  楚月抓了一把红枣吃,没办法,身体太虚弱了,哪怕她有意调节,不过到底还是虚了点。

  自己吃的同时,也塞了一颗红枣进琥珀嘴里,问道:“隔壁山头是什么地方?”

  琥珀吃着红枣,拿出络子打算做点手工,道:“隔壁是龙安寺啊。”

  “龙安寺?”楚月看她。

  “龙安寺是皇家名下的祈福庙,那边防御森严,闲杂人等去不得。”琥珀说道。

  “玉和跟你说的?”楚月挑眉道。

  “嗯。”琥珀点点头,然后劝她:“小姐,你要是呆着无聊,就看看书什么的,那边可不要过去。”

  楚月心说我今天已经过去了,不过真不愧是皇家所有的龙安寺啊,和尚质量真高。

  但是想要认识他那可是不容易的,总得她身手恢复一些了才行,要不然追都追不上,虽然今天没怎么接触,不过她什么眼力,岂会看不出来那和尚是个习武之人?

  她楚月乃特工翘楚,可不会任由自己一直都处于这么个弱势,不过就是这身子骨有些难搞。

  根骨奇差,不是什么习武的好材料,不知道能让她恢复到什么程度。

  接下来的时间,琥珀就跟仓鼠一样,基本上每天都要外出从外边带一些东西回来囤积着,至于楚月,则是继续锻炼身体,顺带的,过去隔壁山头捡柴火。

  只是很可惜,没能再遇上那个俊和尚了。

  她是很想去的,不过掂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身手,想想还是算了。

  “主子,那女人走了。”

  在另一处小院里,黑衣人禀告道。

  “不用管她。”

  和尚正在抄写经书,淡言道,一个寡妇孤身在外,日子不会好过到哪去,就由着她去捡吧。

  和尚并没有在这寡妇身上留什么心,但是他属下黑衣人看到她来得这么频繁,且每次过来还一直垫着脚尖盼着他主子能来的样子,也是冷笑。

  这寡妇长得的确颇有些容色,打扮起来恐怕比宫里的主子娘娘都不差半分,但是他们主子是什么人物,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岂是她能够攀附得上的?

  不过主子既然说由着她,那也就由着她了,只要她不做出什么伤害主子的事,柴火也就让她捡了。

  楚月倒是不知道这些,一转眼一旬过去了。

  经过这些日子的调理,她身子骨已经好多了。

  至于能否恢复到上辈子全盛时期的身手,那楚月是不敢指望了的,根骨太差。

  琥珀拿着绣好的帕子去换钱了,楚月闲着没事就来隔壁山。

  不消说,自是打算过来找和尚的,不过才踏足了另外一片区域,黑衣人就现身而出了。

  “夫人还是请回吧。”黑衣人看了她一眼,淡淡道。

  长得的确不错,但要是其他时候,或许能够一飞冲天也不一定,不过时下主子爷正在祈祷祈福,别说女色了,已经连吃了两年的素了。

  楚月楞了一下,没想到竟然还真有人,她时常过来这边转遛,也是有留心观察的,大概是身体感应力太差,什么都没发现。

  但是她也没放弃,一直很谨慎,今天这事来探一探的。

  没想到果真有人守着。

  “这位大哥,我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寡妇,我没有什么坏心思的,你别杀我呀。”楚月一脸害怕的样子,连忙道。

  “回去。”黑衣人不跟她废话,道。

  “要我回去也行,不过大哥你得告诉我,龙安寺那个最俊的和尚叫什么?”楚月说道。

  看看,这寡妇果然是在肖想主子爷。

  “你问这做什么。”黑衣人瞥了她一眼。

  当然仅限于她长得不错的份上,这要是长得不好,那不用说直接赶人了。

  “还能做什么,我这不是想问问他,愿不愿意还俗?”楚月坦言道。

  “还俗?”黑衣人也是一愣。

  “你懂的。”楚月笑了笑。

  黑衣人心里也是服气的,主子爷就是主子爷,哪怕在这深山野林的,还是会有女子贴上来,魅力大得没边。

  “赶紧回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黑衣人心里想归想,但却是直接把佩刀拔了一半出来。

  楚月还能如何,只能告辞了:“我明天还会过来的,大哥你有空的话,帮忙通通话,事成之后,我自然是少不了记你一份人情礼的。”

  楚月离开后,另一个太监打扮的人从林子里走出来,看着楚月离开方向问道:“鹰大,那女人是谁?”

  名叫鹰大的黑衣人道:“隔壁上清观住着的一个寡妇。”

  “寡妇?”太监打扮的不明所以:“她来这干嘛?”

  “上回在这撞见了主子爷,被主子爷迷住了,想改嫁,让我帮忙带话给主子爷,问他愿不愿意还俗。”鹰大说道。

  太监打扮的人显然也是愣住了,旋即就冷了脸:“这寡妇还真敢想!下次不准她过来了,直接把她赶走!”

  “主子爷在这也是无趣得很。”鹰大道。

  “你啥意思?”太监一愣,说道。

  “封公公,我觉得主子爷在这太寂寞了点。”鹰大小声说道。

  封公公倒是不意外,心说能不寂寞吗,宫里那么多宫妃环伺,三宫六院美人数不胜数,但是龙安寺要啥没啥,别说美人了,就是母苍蝇都没见一只。

  

第4章 对八字

  封公公其实也想找个人给主子爷解解乏,虽然是在祈福期间,不过心意到心意诚就行了,不用真守那么久的,太难为人了。

  但是一直找不到突破口,不知道主子爷是不是怪他没把差事办好,所以每次等他过来拿折子回去,脸色都不大好看。

  “她就是一个寡妇,不吉利。”不过封公公还是说道,不大看得上楚月寡妇的身份。

  “主子爷上次见过她后,答应让她过来捡柴火的。”鹰大却说道。

  封公公诧异,看他道:“主子爷答应她过来的?”

  “不然你以为我会跟她废话?”鹰大淡言道。

  “看来主子爷不讨厌她。”封公公很肯定点头道,但又皱眉:“主子爷啥身份,她啥身份,她哪里能配得上主子爷?”

  “虽然是寡妇,但也是因为寡妇,所以看得开,不会跟那些小姑娘一样,以后也不会有麻烦。”鹰大经验老道地说道。

  封公公闻言还真考虑起来了,鹰大这话说得不错,寡妇肯定是看得比较开的。

  “你去打听打听,身份有没什么可疑的地方。”封公公还是谨慎道。

  “是。”鹰大点头,然后就过来隔壁找姑子询问了。

  “你问这做什么?”这面相一看就不是好相处的姑子就扫向他。

  鹰大一句话废话都没有,一锭银子过去,这个年长的姑子就看了看四周,然后立马收入袖子里。

  “那就是个寡妇,不吉利的人,命硬得很,克死了自己男人不说,还被夫家一纸休书给休出来的,也就是我们上清观,不然这样不祥之人哪个道观愿意留下她?咋地,她还不安分了?”姑子问道。

  鹰大没搭理她,得到想要的消息后就离开了。

  但是这年长的姑子也想了个大概,朝楚月所在的院子扫了过去,啐了一口:“果然是不要脸的浪蹄子,这才当上寡妇没多久,竟然又跟人有攀扯!”

  命硬克死自己丈夫,不吉利等等词就送到封公公面前来了,封公公有些皱眉:“这样的未免也太委屈主子爷了?”

  “守寡是真,其他的就不知道真假了,而且我看她,不是那种克夫刻薄面相。”鹰大实话实说道。

  “再去找个。”封公公说道。

  “这周边也就她了。”鹰大摇摇头。

  封公公也就道:“她要再来,就管她要生辰八字,咱家拿去钦天监看看。”

  鹰大点头了,这倒不是什么难事,那寡妇对主子爷热切得很,肯定是愿意的。

  楚月哪里知道这些,她正在院子里锻炼呢,哪怕身子骨的根骨不行,但是多锻炼锻炼也是好的。

  这上清观可不是什么长久居住的地方,她没打算在这住多久。

  要是隔壁和尚愿意跟她走,到时候认识了一块走,天高海阔任鸟飞,再没有比这更潇洒的了。

  琥珀则是在屋里头打络子,她很珍惜这能挣钱的机会,一副绣品绣好了,能挣二百文补贴家用呢。

  看她家小姐一身汗地回来,就赶紧先把络子放一边,给她倒了一杯姜枣汤:“小姐你快喝下,这天阴冷,可别受了凉。”

  楚月喝了姜枣汤,说道:“你也出去练练吧,总是这么在屋里待着体质不行,我以前就那样,下了一场雨就着凉了。”

  琥珀看她家小姐的眼神有些一言难尽。

  虽然她家小姐现如今真的是通透了许多,但是也太通透了点,一点顾忌都没有了,要不是她时常跟着小姐的,那都要小姐被人掉了包。

  不过相比较以前的小姐,现在的小姐明显是叫人放心了不少的。

  看她家小姐喝了加了红糖的姜枣汤,琥珀便去倒热水给她她家小姐擦身子了,出了汗可得擦擦才好。

  “真是个贴心的小人儿。”楚月满意道。

  “小姐,你现在怎么变这么贫了。”琥珀脸一红,嗔怪道。

  “你家小姐以前被压抑得太过了,现在要释放本性了,小琥珀你可得有心理准备哟。”楚月打预防针道。

  琥珀抿嘴一笑。

  楚月就去擦身子去了。

  她现在每天的事就是锻炼身体,顺带勾搭一下隔壁的俊和尚。

  至于上清观,那边有一个很刁钻的姑子,就在刚刚她在外边锻炼身体,那姑子看到了,还用格外嘲讽鄙夷的眼神看她,不过她没搭理。

  王府把她送过来,是私底下悄悄送的,这边也远,所以还真没人知道她的身份。

  但在上清观所有姑子眼里,她就是个被休弃的女人,其中不乏有说她是寡妇的。

  这些消息都是从玉和小师太那听来的。

  楚月也不在意,左右不会住太久,她这边只要能够自给自足就行。

  现在要紧的,还是先把和尚给勾到手啊,要不然大冬天的,这可是太苦了。

  这不,楚月第二天就又屡败屡战地过来了。

  这回黑衣人直接管她要生辰八字。

  “哈?”楚月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生辰八字。”鹰大淡淡道。

  楚月也没觉得生辰八字是什么秘密,但也没第一时间就说,道:“这位大哥,要我的生辰八字做什么?”

  “你要是个不吉利的,那就死了这条心吧。”鹰大淡言道。

  楚月明白了,笑道:“行啊,那你可以去对对看,看我这八字跟那位大师合不合。”

  然后就把生辰八字给他了。

  鹰大记下了,瞥了她一眼:“回去吧。”

  “这就让我回去?总得让我知道什么时候有结果吧?”楚月笑说道。

  没办法,日子太无聊了,总得找点事情做,这和尚就是她现在的目标。

  “有消息了自会通知你。”鹰大说道。

  “行吧。”楚月点点头,然后就走人了。

  不过回上清观路上却是有些后知后觉,那和尚啥身份,还得跟她对八字?八字不好还不行?

  不管了,由着他们找人看去吧。

  左右她觉得自己的命是一点也不差的。

  鹰大就把这八字传给封公公了,封公公手里头正好有事,耽搁两天这才拿了这八字过来钦天监,叫给看看这八字好坏。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