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跆拳道 >  “本王已娶侧妃一个月了,王妃她可消气了?”“王爷,王妃...她已经不在了!”

“本王已娶侧妃一个月了,王妃她可消气了?”“王爷,王妃...她已经不在了!”

发表时间:2020-06-26 19: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第一章 前尘

  破落的院中,站了一个骷髅般的女人,她抬起脸,就这么呆呆的望着眼前的梨花。

  忽是一阵冷风吹来,而她却似是浑然未知一样,而风亦是吹起了她的衣袖,空空荡荡的,也只是余下了一截狰狞的手腕断骨。

  她没有手。

  外面的门吱咛的一声开了,接着一名穿着华服的女人走了过来,她唇角带笑,眸底却是冰冷,就连那张艳的红唇之上,也是擒着一抹恶质的弧度。

  “清辞妹妹,我来看你了。”

  娄紫茵笑道,“这些年,你可好?”她笑着,这笑也是越加的美艳了几分。

  沈清辞用自己的断腕接住了一片梨花,长睫敛下的目光却隐下了一份木然。

  “呵呵……”娄紫茵再是捂着嘴娇笑了起来。

  “妹妹,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件事情的,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你大姐如何了吗?”

  “我们再是如何也是姐妹一场,自是要告知你一声的。”

  娄紫茵再是勾起了自己的红唇,

  “妹妹,你知道吗?今天你唯一的亲人已经死了,你的姐姐死了啊,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是被活活烧死的,烧成炭黑的一团,人都是扭在了一起啊,你可知道,这几年来,她可是送来了不少的银子,可惜你一文钱也没有用上,所以她就死了,也是死不瞑目,你们沈家人终于是死光了啊,可是你什么时候才去陪他们?”

  她笑的自己的脸都是疼了,可是沈清辞却似乎连一点的表情都是没有,也是一点的感觉都是没有,她就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断腕,这是齐齐被切了手掌,当时也不知道如何的疼痛,如何的撕心。

  娄紫茵伸出手,啪的一声,就往沈清辞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沈清辞,你果然是都是冷血的,你父亲死时,你没有哭,你兄长被五马分尸时,你也没有哭,你大姐被嫁于全京城最是龌龊的男人之时,你也没有哭,现在她死了,她被折断了四肢,再是被活生生烧死的,怎么,你还是没有一滴的眼泪吗?”

  沈清辞抬起脸,惨白的脸上,只有一双冷瞳就这么不声不响的盯着眼前的华服女人,却是让华服女人愣了一下,不过很快过的,再是扬起了自己迷人的红唇。

  “你已经被我砍了双手,你还想要杀我吗,凭什么,凭你的断腕吗?”而她再是扬起了手,可是沈清辞却是连躲都是没有躲过,就只有那一双冷冷的双瞳,或许就像是别人的说的,她没有心,她冷血,她连一点的喜怒哀乐都是没有。

  这一次,娄紫茵的手始始终都是没有放下,而是轻轻的拍着沈清辞没有任何血色的脸,你说你怎么这样倔的,只要你听话一些,把我们娄家的香典交出来,我就可以让相公放你一命,也可以让相公再是纳你为妾,你说这样还不好吗?

  “妹妹,别这样不识抬举,你看你的不识抬举害死多少人啊,”华服女人再是扇了扇她的脸,只是触手间的,却几乎都是冰一样的刺骨寒冷。

  一个人的体温怎的如此冷,可是眼前的沈清辞就如此,她的身体就好是没有半点的体温一样,没有血色,也是就无温度。

  “妹妹,我劝你还是将香典给姐姐吧,这样姐姐还能帮着你大姐准备一幅薄棺,让她入土为安,不至于生前横死,死后还要落的一个孤魂野鬼的下场。”

  “娄紫茵……”

  冷的几乎都是没有一丝的悲哀,淡的几乎都是体会不到了人间的八苦。

  就只是这三上字,平平的,折折的,也是无味的。

  娄紫茵一愣,突然间再是笑开了,妹妹是不是愿意说了,我可是很久没有听过你叫姐姐的名子了,你不是最爱相公吗,这样就对了,她唇角轻抬,语气微讽。

  你说,你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如果你早说,相公也便不会砍断你手腕了,你的白竹也便不会死了。

  “娄紫茵……”

  再是这一声,沈清辞的冷瞳里面终是聚了一些光,可是反射出来的却又是一种空洞,

  她抬起自己的断腕,放在了娄紫茵的面胶,“你说是不是没有手,便不再能杀人了?”

  “你自己不就是断碗,不问问自己,为何要问别人?”

  娄紫茵再是抚了抚自己的墨发,然后上前,纤白的手指也是放在了这棵长的奇形的梨树上,“这棵树到是长的不错,花开的真好,可是……”她抬起脸,脸部的表情也是尽数而去,“妹妹,你也应该知道姐姐是最讨厌梨花了,所以明日姐姐便会让人砍掉它,妹妹你说可好?

  眼前落下的那一树的洁白,沈清辞再是伸出断碗,断碗上面有了一朵完美的梨花,她突然间笑了,就像如是这洁白的花朵一般,白的无色透明着。

  她将自己的断碗抬起,将这朵梨花放在了自己的嘴里,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香,让院外所有的人不由的都是停下了步子。

  好香,是的,好香。

  不知道哪一种香,似梨非梨,似梅非梅,又似雪中莲,竟是有些说不来的冷。

  “娄紫茵……”这是沈清辞第三次的叫着这个名子,她要记住什么,哪怕是在变成了鬼也不会忘记。

  “你真的认为没有的手就真的不能杀人吗?”她的声音幽幽的,却是无人知道,此时,她抬起另一条胳膊,这条胳膊也是没有手腕,可是在手腕里面却是长着半把剪刀。

  这半把剪刀活生生的长在了肉里,同皮肉长在一起,同根骨接在一起,同血肉融在一起。

  娄紫茵慢条斯理理自己的华服,如果你还能杀人,我娄紫茵就能当皇后了.

  结果她的话还没有落下,就感觉自己的背心一疼。

  她啊的一声尖叫出了声,也是将身后枯瘦的女人一推,那女人干瘦像是鬼一样的身体,就连风都是会向那一身的衣服里灌去,沈清辞退了一步,风还是吹着她空空荡荡的身体,而她右手的断腕上面,长着半把剪刀。

  谁说没有手的人就不能杀人的,她不知道娄紫茵是不是会做皇后,可是她却会杀了她。

  “来人,来人……”

第二章 好香

  娄紫茵疼的整张俏脸都是扭了起来,她跌跌撞撞的向前跑着,可是身后像是鬼一样的沈清辞,却举着自己的那截断了的手腕,要杀了她。

  “来人,救命……”

  娄紫茵第一次知道害怕了,她连滚带爬向前,却又是被刺好几下,身上的皮肉都是被刺破了,空气里也都是一股深重的血腥味道。

  外面的那扇门砰的一声被用力的推开,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再是一见里面的情形,一张脸都是青透了,他一脚踢了过去,也是将举着断腕的沈清辞踢在了梨花树下。

  他一边扶起了全身血肉模糊的娄紫茵,无情的声音,也是崩出了他的唇角。

  “来人,给我乱棍打死。”

  几名下人拿着棍棒已经冲了过来,个个也都是凶神恶煞,手背上面的青筋也是爆跳着。

  沈清辞仍是那样躺在地上,她只是微微呼着气,冷瞳里面也是折下了眼前的一切,而后渐渐的消失了。

  这就是她为之付出一切的男人,这就是她千挑万选给自己选的男人。

  黄东安,你好,你真好。

  她为了他,父亲战死少场。

  她为了他,大哥被五马分尸。

  她为了他,被断去了手腕。

  她为了他,就连唯一的姐姐也没有了。

  她为了她,家破人亡,人不人鬼不鬼。

  “呵呵……”她笑了起来,可是眼泪却是滚落出了眼角,爬过鼻尖的也只是难言的酸涩与酸楚。

  她不爱了,她一点也不爱了。

  砰的一声,那些棍子狠狠的敲在了她的身上,那一种疼痛,不下于当初的断腕,她听到自己的腿骨碎了,可是她不哭,她也不喊疼,她只是是将自己的身体缩了起来,似乎也就只有这样,才能不疼,才能不痛,可是那些棍棒落下来的瞬间,却是碎碎了她身上的每一截骨头,每一寸的皮肉。

  没有人可以忍这样疼痛,分筋挫骨,皮开肉绽,从里到外,全部的裂开,全部的碎了。

  她连爬都是爬不起来,她的眼睛已经是一片血色,再是砰的一声,一棍子就打在她的额头之上,她的脑子崩的一声,耳内好像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是眼前那些破碎的光线落在了她的双瞳之间。

  这是下雪了吗?一片再是一片,很白,很干净……

  娘说,娘的小阿凝,娘希望你这一世会有被人如宝似珠的对待,为你挡去所有的疼痛,为你遮去所有的风雨,娘更希望你一生都是不知道何为疼痛?

  可是,没有人,没有人一个人为她挡去风二,也没有人为她挡去痛痛。

  她就这样睁着双眼,血色蔓延在了她的双瞳之间,她看到的白光渐渐的消失着,只有落在眼前的片片白色雪花。

  这是真的下雪了。

  还好,这世间还有为她送行的,她不怕死,她也不疼……

  恩,不疼的,真的不疼了……

  缓缓的,她闭上了眼睛,全身骨头被敲碎,皮肉也是绽开,依稀可见的便是那一断碗中的森森白骨……

  “咦,我还以为什么东西这么香的?原来是棵梨树,”男子的声音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竟是如此的好听,

  “啧,是个死人啊,死成这样了,是谁如此心狠手辣的,可以将人打成这样?”

  这是沈清辞最后的意识,也是她最后能听到的声音。

  她听到有脚步在接近着她,似乎离她的不远,或许会离的更近,一缕梵香入梦,很安宁的味道,而后她的身体一暖,似是有东西盖了她的身上,她颤了颤自己的长睫,只记得一束光让她看到了眼前的不时飘落着的得片片白色,原来,不是雪,而是花。

  她看到了一截的手腕,男人的手腕,有手的手腕,还有他手腕上方那一道像是月牙一样的伤疤……

  “谢谢……”

  她蠕动着自己的惨白的唇片,眼睛再是缓缓的闭了起来,而这一回,她不会再醒来……

  “你闻到了没有?好香!”

  不知道是谁的声音?

  “是啊,怎么会这么香的,这是什么香,是从哪里来传来的?”

  而不知道是何原因,某一年,某一月,某一日,几乎整个京城的人都是可以闻到了一缕香,似乎只是瞬间而过的,而后再无踪影,当是人们想要探寻之时,却是再也寻不到这缕淡香了。

  而后再是有提及时,仍是记着那一丝似是没入了灵魂中的香味儿……

  其实无人可知,这只是一个女子一生结束之时,她命断的香。

  传言,娄家的女儿生带异香,善制香,而娄家有一部香典,记有百种香,种种价值连城,只是娄家至娄家的嫡女娄雪飞之后,无人再能制香。

  娄家和香典失踪,再无踪迹。

第三章 临终

  远山但闻鸡犬相闻,似是初雨过后的泥腥,大地也正在复苏,田间,有着粗狂的汉子的吆喝声,孩子们的玩闹声,不知道哪处的大黄狗的叫声,还有母鸡下了蛋的咕咕声。

  沈清辞猛然的惊醒了过来,也是将自己的头狠狠的撞在地上。

  她本能的摸着自己的头,可是却是一愣,而后吃惊的看着自己的手,她的手……

  小小短短的,还有软软肉肉的。

  这是……

  她瞪大眼睛,努力的望向四周,然后也是站了起来,向前跑去。

  四岁的她,她四岁的手,还有她四岁时没了的娘亲。

  推开了那一扇破旧的门,依稀的她的记忆里里面,就是这扇破的不能再破,还会漏风的木门,那一年发她就坐在门前,她被饿的太狠了,她也饿的大哭,哭的撕心裂肺,以前她要是哭了,娘一定会出来,可是那一天娘却是没有醒来哄她,也没有抱过她。

  门打开,里面是一种发霉的味道,还有药石的沉淀,她的鼻子天生的灵敏,可识百种味,辨千种香,所以有时她可以从味道中分辨出很多出来,而她刚才闻到的,是娘的味道。

  她记忆中娘的味道就是这样的,不管最后娘变成什么样,她一辈子记在心中的,就是娘香香的味道。

  “阿凝……阿……凝……”

  一张破烂的木板床上,只是堆了一床的黑色的棉絮,那里正躺着一个形容枯槁的女人,她面如金纸,唇角的也是有着裂开的血痕,她困难的向门口伸出自己的枯瘦的手。

  “阿凝,过来,过来娘这里。”

  沈清辞站在原地,一双小手也是紧紧扒着门框,这世上叫她阿凝的人并不多,她叫沈清辞,阿凝是娘给她起的乳名,娘希望她以后长大了,凝脂点漆,如梨花一般绚丽盛开。

  但是现在的娘,让她害怕,所以她上辈子跑了出去,她怕娘,她也不敢见娘,这也是她那一生最后悔的事情,她没有见娘的最后一面。

  从那时之后,每一次的午夜梦回之际她都是想,如果她能上前,如果她能握着娘的手,如果还能让娘抱抱她,是不是娘就可以走的安心一些,娘就不会死不瞑目,而她也会记住娘的长相,会记住娘身上的味道,她可以识百味,只是唯独的却是失了娘的味道。

  虽然还知道这一切都是什么,是她在做梦,还是新的一次轮回,她却已经向前迈着自己的双脚,跑了过去。

  “阿凝……”枯瘦的女人就是她的娘,娘叫娄雪飞,是娄家的嫡女,也是她外祖唯一的女儿……而她同样的也是娘唯一的女儿,她叫沈清辞,乳名,阿凝。

  “阿凝,过来……”

  娄雪飞再是咳嗽了一声,喉再是一阵腥甜,而她将那股腥甜用力的咽了下去,就是不想吓到才是四岁的女儿,她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可是她怎么能死,她怎么敢死,她的小阿凝只是四岁,她还什么不懂,她怎么能做这样的娘,将小小的女儿一个人留在这个世上,孤零零的,也不知道最后怎么样的被糟践死。

  沈清辞跑了过去,也是握住了女人枯瘦的手。

  “阿凝,娘的小阿凝。”

  娄雪飞一见女儿的小小却又是一身尘土的模样,不止悲从心来,不禁的又是咳嗽了起来,几乎都是无法停下。

  好不容易的她止住了咳嗽,就见女儿还是乖乖的着在她的面前。

  “娘的小阿凝,不要怕娘,娘不会伤害你的,”她轻轻握着女儿的小手,几欲也都是要握不紧了。

  这世上所有人可能都是会伤害你,可是娘不会,这一辈子,娘最爱的就是你,最对不起的也是你。

  沈清辞的鼻子泛着酸,她将自己的小脸贴在娄雪飞的枯瘦的手上,那一瞬间,她感觉到了娘的体温,记住了娘身上的香味,也是记住了娘的脸。

  她抬起脸,然后伸出自己的小胳膊。

  “娘亲,抱抱。”

  娄雪飞的眼泪突是忍不住的就滚了下来,也是模糊了她的双眼,她的小阿凝,多久没有这么亲近过她了,她知道这孩子的嗅觉异常灵敏,也是能识百味,怕是因为她现在病着,一身的病气难闻,所以很早的时候便不再近她了。

  现在她的小阿凝竟然让她抱了,她费力的想要坐起来,可是却是连半点的力气都是提不起来。

  沈清辞踢掉了自己的小鞋子,自己爬上了娄雪飞躺的那一张简陋的床塌,谁能想到,当年富可敌国的娄家嫡女,当年的京中第一美女娄雪飞,现在竟然半死不活的躺在此处,就连她明艳的容颜,也都是枯色了起来。

  娄雪飞难受抱过了女儿小小的身子,可怜,她的小阿凝已经瘦成了一把小骨头了,她用自己的镯子换来一户人家一日三餐,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送过来,她的小阿凝没有吃饭,有没有饿肚子。

  沈清辞将自己的小脸贴到了娄雪飞的脸上,娘的脸暖暖的,娘的身上香香的,她捏捏自己的小手指,小手也是紧紧抓住了娄雪飞的衣服。

  这是她娘的味道,可是她却是马上就要闻不到了,她知道娘快要死了,就连大夫都说回天乏术了,她也马上要没有了娘了。

  娄雪飞只是哽咽着声音,她轻轻抚着女儿软软却又满是灰土的头发,阿凝,不怕,她小心的抱着女儿,在她的有生之年,用自己的一切护住了女儿,她不后悔,可是最后她还是要先走一步。

  “阿凝,不怕的,娘会在天上看着你的。”

  沈清辞突是号啕大哭了起来,就连上辈子没有掉过的眼泪一起掉了,她要娘,她不要娘死,她不要当没有娘的孩子,如果她有娘,她就是不会受那到多的苦,就不会没最后被乱棍打死,因为她没有娘护着,因为她没有娘教,没有人教她要应该怎么活,应该怎么做人。

  所以她走错了路,她害了太多的人,就连她自己也都是死于了非命。

  她想要娘,她想要有娘。

  “阿凝,不怕,”娄雪飞还是这样的话,“爹爹会找到我们阿凝的,哥哥和姐姐也是疼爱阿凝的,阿凝要乖,要听爹爹的话知道吗?”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