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跆拳道 >  一场意外,他闯入她的世界又消失离开,再相见,没想到已是五年后

一场意外,他闯入她的世界又消失离开,再相见,没想到已是五年后

发表时间:2020-07-20 19: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夏星辰怀孕了

  “唔!”

  夏星辰蹲在马桶边,不住的干呕,胃里一阵阵翻江倒海。

  “大小姐,你没事吧?”佣人闻声匆匆赶过来,给她拍背。

  动静太大,另一个房间的夏星空推门出来了,见到她这副样子,她忙蹲下身,体贴的问:“姐,你是不是吃错什么东西了?”

  夏星辰实在没力气回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的话,只伸手冲了马桶,无力的起身,刚想出去,结果胃里又是一阵难受。

  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是吃坏东西了么?

  夏星辰让男朋友许岩陪着自己去医院检查。

  他们起先挂的是肠胃科。结果,医生却让她转去了妇科。

  “医生,你说什么?你是不是搞错了?!”

  检查结果,让夏星辰和许岩都大惊失色。

  “搞错什么?你们小年青现在都是不注意,年纪轻轻的就怀了孩子。做的时候不怕,现在倒是怕了。”

  “我……我和我女朋友根本就没到那一步!”许岩一张脸憋得通红,解释着。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看看许岩,又看了愣在一旁满脸错愕的夏星辰一眼,别有深意的道:“那这就得问问你女朋友是怎么回事了。你们没到那一步,她可能和别人到那一步了呢?”

  许岩一怔。

  医生的一句话,像是一记重锤砸下来。

  他转而看向夏星辰,不敢置信。

  夏星辰仍然愣在那里,思绪却飘回了两个月前……

  夜,深。

  巧夺天工的洋房内,夏星辰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

  门,忽然被推开,接连进来好几个人,皆恭恭敬敬的在门口站得笔直,迎接最后踩着地毯进来的男人。

  整个房间很黑,夏星辰很努力要睁开眼看看来人,但是,只能浑浑噩噩见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月光下,依稀能感觉到男人让人禁不住俯首称臣的强大气场。

  “就是她么?”男人嗓音低沉。

  “是的。阁下。她就是血库中唯一的人选。”

  男人挥挥手,刚刚进来的所有人,便立刻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

  夏星辰猛地回过神,看着许岩,摇头,唇瓣有些发抖:“我……我没有和任何男人发生过关系……”

  这话,明明是肯定句,可是,心里的不确定,自己却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她真的有了孩子,唯一的解释,便是那几个晚上……

  并非做梦!

  “行了行了,你又不是圣母,没有播种还能发芽不成?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是不是很久没来月经了,是不是最近很嗜睡,是不是总是昏昏沉沉的觉得头晕。”

  “……”夏星辰竟被医生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哑口无言。

  天打五雷轰,也不过这种感觉。

  夏星辰对自己太无语了!

  她什么时候花痴到了这个地步!明明有男朋友,居然还会梦到一个陌生男人和自己做那种事。更可笑的是……她隐隐记得,那个男人说让她给他生个孩子?

  好笑!他以为他是谁?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个奇怪又绮丽的梦,缠了夏星辰整整一个星期。她甚至怀疑过,这一切根本就不是梦,因为太真实了……

  真实到,她醒来后感到身体像被重车碾过一样,哪儿哪儿都酸疼,脊背上更是一阵冷汗。

  真实到,她能记得男人极具侵略性的男性荷尔蒙,甚至……她还记得他清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双眼。

  那双墨色深瞳,高贵、沉静,又神秘莫测……

  他那么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仿佛不是她这个世界里的人。现实中,应该不会有这样一个男人吧!

  所以,夏星辰又越发觉得这是个梦,只是个梦而已!

  可这个孩子,又是怎么来的?!

  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002 不准伤到孩子

  夏家大厅。

  “你既然说孩子不是许岩的,那你说,这孩子到底是谁的?”夏父夏国鹏冷着脸坐在主位上,厉声质问。

  “……我不知道。”夏星辰跪在地上,脸色苍白,声音都是飘在空中的。

  “不知道?!你还敢撒谎!”夏国鹏怒不可遏,“啪”一声,手掌拍在椅子扶手上:“我再问一遍,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爸,您不用再问了,不管怎么问我都还是不知道。”

  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也很想有人能告诉自己。

  “国鹏,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你这大女儿啊,平时看起来单单纯纯,干干净净的,背地里却不知道在外面和些什么人乱搞。”夏国鹏的妻子李玲一在一旁煽风点火,“要是不好好治治她,说不定她回头还把我们星空给带坏了。”

  “妈,您说什么呢。我才不会和姐姐一样……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不会和男孩子乱来的,更别提是怀孕了。我肯定不会给夏家丢这样的脸。”夏星空低眉顺眼,声音还是轻轻柔柔的。说出来的话,却根本就是火上浇油。

  夏星辰的眼神冷瞥过去:“夏星空,你闭嘴,行么?”

  “我……对不起。”夏星空委屈得眼眶发红,“爸,我不该乱接话,让姐姐难过。”

  夏国鹏当下气得脸都僵了,起身,一耳光直接扇在了夏星辰脸上:“你做错了事,还对着你妹妹这种态度!星空的话没说错,夏家的脸真是被你丢尽了!”

  夏国鹏这一个耳光扇得不轻。当下,夏星辰只觉得耳边嗡嗡乱响,小脸红了一片。但是,她只是咬着牙,绷着背脊,跪在那,拒绝认错。

  她根本没有错!这巴掌她挨得冤了,但是只要有一天还有有机会再遇见那个男人,这巴掌她一定要讨回来!

  “给我把这个孩子拿掉!立刻!”夏国鹏最后下了死命令。

  夏星空离开前,叹气:“姐,许岩哥对你那么好,你真是太不应该了……”

  夏星辰心里针扎一样痛,但是,她也知道,如今,她已经配不上许岩了。

  …………

  夏星辰向学校请了假,去医院拿掉孩子。

  怕有什么意外,李玲一跟着她一起去。

  “夏星辰!”

  护士叫到星辰的名字,她站起身,觉得一切都像是场梦,噩梦。一会儿,闭上眼,再醒过来,噩梦便会消失了。

  “脱了裤子躺上去吧!准备麻醉!”医生的声音冷冰冰的。

  夏星辰爬上手术台,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以为自己可以冷静的面对这一切,可是,现下还是得冷,冷得发抖。

  她恨。

  很恨那个让自己怀孕的人。

  可是,她竟然连那个男人是谁都不得而知!这种可笑的事,怎么就给她遇上了?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术室的门豁然被人推开。

  一行穿着白大褂的人匆匆而入,脸色凝重,如临大敌。

  “院长!”医生护士集体起身,给为首的人打招呼。夏星辰躺在手术台上没精神理会。

  “夏星辰!哪个是夏星辰?有没有动手术?”院长连问几声,听得出语气里的惊恐和慌乱。

  夏星辰皱眉,微微伏起身。

  护士指着她:“院长,您找的是这个夏星辰么?”

  院长抽出张照片,和她的脸仔细比对,忙点头:“是,就是她!有动过手术么?”

  “正准备呢!”

  “不准动!任何人都不准给她动手术!”院长一声令下,让众人摸不着头脑。

  院长的助理凑到医生耳边道:“刚刚接了个电话,里面吩咐了,凡是夏小姐的堕胎手术,任何医院任何人不能接。否则,后果自负!”

  医生好奇:“谁的电话?”

  对方趴在她耳边,声音压得更低,说出一个名字来,医生一震,惊得合不拢嘴。等她再面对夏星辰时,再不是刚刚那样冷冰冰的样子,而是恭恭敬敬,甚至带着一丝畏惧。

  “夏小姐,麻烦您跟我们出来!”院长亲自请她。已经有人将她从手术台上搀扶下来,小心翼翼的:“您小心些,千万别伤到孩子。”

  夏星辰皱着眉,不能理解:“为什么不能给我拿掉孩子?”

  “夏小姐,这理由您就别问了。至于您这孩子,是肯定不能拿掉的。别说是我们医院不会给你做,就是整个S国,也没有哪个医院哪个医生敢接收您。如果您不嫌弃的话,不如好好在我们医院养胎。您请到我办公室来,我亲自给您做个检查,给您开点营养品。”

  “给你们打电话的是孩子的父亲?”夏星辰盯着院长,经历这么长时间,此刻她的心情已经出奇的冷静,眼神也是冷的,“院长,他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权利不准我拿掉孩子?”

  刚刚她隐隐听到院长的助理在医生耳边说了名字,姓白。可是,“白”后面的字,她就听不清楚了。

  院长为难的摇头:“夏小姐,希望你别为难我。他是不是您孩子的父亲我不知道,总之,您若不死心,可以去别的医院试试。”

  夏星辰自然是不会死心的,这孩子她不能留,当下便转去了别的医院。

  可是,每一家医院,都是拿了照片比对后,就把她恭恭敬敬的请进院长室。手术没有做,反倒是带回去一大堆的营养品。

  李玲一起初还颇不屑,觉得是第一个院长在唬她们。夏国鹏是副市长,跟着他,李玲一什么场面没见过?

  可结果,走了6家医院下来,那待遇那排场还是让她瞠目结舌。副市长就算再大的权利,也绝对操控不了所有的医院!所以,背后那个人是比夏国鹏权利还大的人?

  并且,就在当天,夏国鹏那就传来好消息。他原本一直在和一人竞争市长的位置,他本是没有太多希望,可是,忽然间情况逆转,领导直接提拔了他。

  而夏星空也被自己梦想了许多年的舞蹈团直接录取。要知道,那个舞蹈团接收的都是国际级的舞者,而夏星空是第一个被破格录取的。

  而这所有的事情,达成的前提条件是:

  夏星辰的孩子,必须留下!

孩子被带走

  晚上。

  从医院回来后,夏星辰整个人浸泡在浴缸里,思绪非常乱。

  那个姓“白”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权利通天,连整个S国的医院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控制?甚至掌控包括父亲包括她自己在内的所有人的前途?不由她愿,就连拿掉孩子,也随不得她?

  他既然这么想要这个孩子,那么……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只要她留下这个孩子,迟早有一天,他还会再出现?

  这么一想,夏星辰从水里钻出来,重重呼出口气,心里已经有了另外的打算。

  她倒是很想看看这个幕后神秘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那巴掌她怎么也得讨回来!

  夏星辰本以为,自己生下孩子的那天,那个男人一定会出现。

  可是,她失望了。

  没有!

  五年过去,她已经顺利从外语专业毕了业,搬离了夏家。大白已经四岁,可那个男人始终没有出现过。

  一次也没有。

  夏星辰渐渐的也就把那个男人忘记了。如今,她和儿子相依为命,生活简单平淡,她只祈祷不会有人忽然出现来打碎这份幸福。也很庆幸,那时候的自己把孩子生了下来。

  虽然,这么多年,遭受了不少白眼,爷爷奶奶的心也因此全转到了夏星空身上,但夏星辰从未后悔过。

  下了班,拿了钥匙打开门进屋,家里小家伙正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又是特别无聊的财经频道。

  “大白,你还是儿童,咱能不能看点正经儿童该看的?我给你换《喜羊羊》怎么样?”

  “不要啦,那是给幼稚的小朋友看的。”夏大白一口回绝。

  “……”夏星辰受伤了。因为,她真的还蛮喜欢看《喜羊羊》的,结果居然被一个四岁的家伙嫌弃幼稚!

  “你现在就是幼稚的小朋友,就看该幼稚的东西。我换了。”

  “好吧好吧,你换台好了,我知道笨蛋大宝看不懂财经频道。”大白乖乖的把遥控递给星辰。

  “……”夏星辰唇角抽了下,没好气的拍了下他后脑勺,“你就不能不碾压我的智商么?真是讨厌!”

  夏星辰觉得自己生了夏大白是捡到了大宝贝。

  他不但乖巧懂事听话,知道自己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没有爸爸也不会哭闹。而且,这小家伙智商还极高。

  总之,他喜欢摆弄的都是些连她都不懂的东西。

  比如,财经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数字,各种航空展览上的模型,以及电视台做的一些益智游戏,对他来说都是小CASE。

  最初夏星辰还会觉得被他碾压智商是一件超级没有面子的事,但到后来,碾压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她竟然也习惯了。而且在人前带着这长得特好看的小家伙出去,倍儿有面子。

  “好了,大白,妈妈去换身衣服,带你出去吃饭。”夏星辰拍了拍小东西的脑袋。他挥着小手:“去吧去吧!”

  夏星辰洗了个澡,换下职业套装,挑了条鹅黄色的连身裙穿上。

  她虽然已经是4岁孩子的妈妈,但是现在其实也不过才23岁而已,正值花季。鹅黄色很鲜亮,也很适合她。将她肤色衬得更白皙似雪。

  她打理好自己,走出房间。厅里,却没有孩子的踪影。

  “大白?”

  她唤了一声,也没有听到孩子的回应声。

  “夏大白,快出来了,时间要来不及啦。”星辰边催着,边推开儿童房的门。可是,房间里竟然也没有人。

  空荡荡的,让她怔了一瞬。

  不知为何,心里忽然“咯噔”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攫住她,她快步就往洗手间里跑。

  空的!

  依然是空的!

  “大白!夏大白!”夏星辰逼着自己尽量冷静,不放过房间里每一个他可能躲藏的角落,“大白,你赶紧出来,现在可不是玩躲猫猫的时候!你要再不出来,我要生气了!”

  她佯装生气,扬高声音。声线有些变了调。

  往常这个时候,他一定早就出来了!可是,今天……没有……

  夏星辰知道他已经不在屋子里了,急急忙忙的冲出去,在楼道里搜了一圈也不见孩子的踪影。

  她连忙拿出手机来,准备求助自己的市长父亲。

  “星辰,我刚看见你们家大白了!”

  手机还没拨通,隔壁邻居匆匆跑上来。夏星辰一下子就像见了救星似的,一把握住她的手:“你真的见到他了么?他在哪?”

  “才下楼,你赶紧去看看。被几个黑衣人抱下去的。”

  夏星辰心一沉,连道谢都来不及,就匆匆跑了。

  难不成遇上绑架了?可是,哪里有什么贵重东西?最贵重的不过就是大白了。

  夏星辰三步并作两步的往下冲。

  跑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只见十多辆车排成一排停在门口,每辆车都是清一色的豪车,气势十足。

  周围的居民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都频频张望,跃跃欲试想要靠近,却是由其他黑衣人拦着,五十米开外就不能由人靠近了。

  “星辰,你们家大白就在那辆车上!”

  有人指着第三辆黑色的宾利。

  夏星辰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可一堵人墙将她挡住,两个黑衣人拦在她面前,面无表情的开口:“小姐,请退后,那不是你可以靠近的地方。”

  “我儿子是不是被你们绑架了?我警告你们,你们现在立刻就放人,否则我马上就报警!”夏星辰说着就掏出手机来。

  对方两人却是毫不松动的样子:“阁……先生带走自己的儿子,并不触犯任何法律。”

  “自己的儿子?”夏星辰懵了一瞬。

  夏星辰侧目往第三辆宾利的方向看过去。车窗没有完全降下,她离得远远的,能看到后座上坐着一个男人。

  侧颜沉静,身形挺拔。似乎是听到她这边的动静,头微微别过来一些,那讳莫如深的眼神敏锐而冷厉,充满威慑力。

  夏星辰一瞬间就被定在了当场,有些喘不过气。

  等到一行车缓缓开走,那个男人彻底消失在自己眼里,其他黑衣人也上了后面的车离开之后,她才猛然回过神来,慌乱的追上去!

  明明知道已经追不上,夏星辰抛了高跟鞋,疯一样往前跑。

  不!他不能这样残忍的带走她的孩子!

  甚至……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