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跆拳道 >  他宠她爱她呵护她,有人敢欺负她,他替她双倍欺负回去,霸气护妻!

他宠她爱她呵护她,有人敢欺负她,他替她双倍欺负回去,霸气护妻!

发表时间:2020-07-26 19: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第1章 还逃吗

  叶绾绾睁开眼睛。

  对上了一双令她恐惧到连灵魂都在颤抖的眸子。

  “啊——”

  女孩苍白的手指陡然将身下的被子绞紧。

  身上撕裂的痛苦,竟然又活生生地重新经历了一次。

  难道这里是地狱吗?

  她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又回到了这里,回到了这个恶魔的身边?

  她的脑海被男人炙热的温度蒸腾得一片混乱,出于本能的抵抗着:“别碰我!!!”

  男人的动作一顿,随即如同被碰触了逆鳞,嗜血的面容瞬间阴云密布,冰冷薄削的唇带着毁灭性的狠厉撕咬下来,如同要连她的骨血一起拆吞入腹。

  叶绾绾瞬间痛得无法思考,只能无意识地喃喃着:“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司夜寒……为什么一定要是我……”

  “因为,只有你。”

  耳边传来男人低沉喑哑的声音,如同一道枷锁,连她的灵魂也一起禁锢。

  听着男人与前世一模一样的回答,叶绾绾彻底陷入了昏迷。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已经从黑夜变成了白天。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沁人的花香,清晨温暖的阳光自窗棂洒落进来,令人心情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然而,下一秒,叶绾绾陡然绷紧了神经。

  强大的压迫感随着男人的醒来在整个空间内蔓延。

  腰间的手臂陡然收紧,她如同一只抱枕,被搂在男人的怀里。

  “还逃吗?”

  耳边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出于求生的本能,叶绾绾下意识地用力摇头。

  男人也不知道相信了她没有,目光在她的面上停留了一瞬,旋即垂眸,一点点亲吻她的唇……

  喷洒在她颈边的呼吸粗重灼热,时刻都在散发着危险的信号。

  叶绾绾如同被咬住脖子的小鹿,一动不敢动。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将她松开。

  男人很快便拾起床边的衣服,修长的手指一丝不苟地将衬衫扣子系到了领口第一颗。

  明明不久前还凶狠得如同野兽,此刻俊美如斯的脸上,却冷冰冰的不带一丝人间烟火。

  直到关门的声音响起,叶绾绾绷得快要断掉的神经才彻底松了下来。

  终于可以好好理理自己此刻的处境。

  她缓缓打量着四周的陈设,以及,对面梳妆台镜子里熟悉又陌生的自己——

  镜子里的女孩,唇上的黑色唇膏被啃噬得只剩下些许残余的暗色,脸上的烟熏妆已经完全被眼泪和汗水晕染,布满青紫和吻痕的身体上,是大片血腥恐怖的纹身。

  为了躲避司夜寒,她曾故意将自己弄成了这副丑陋恶心的模样。

  她竟然……真的重生了……

  刹那间,巨大的恐惧和绝望几乎令她窒息。

  她竟然回到了因为逃跑而被盛怒下的司夜寒强占的那一晚!

  为什么……

  为什么又要让她回到七年前!

  即使是死,她也不想再回到这里,回到这个男人的身边。

  因为他,她失去了爱人,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尊严,被毁了整个人生!

  这一切,难道她还要重新经历一遍?

  不,既然老天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一定要改变这一切!

  

第2章 下得去口

  呵……

  可是,改变,她要怎么改变?

  司夜寒捏死她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他想要的东西,绝对没有得不到的。

  叶绾绾深吸一口气,逼退身体里对那个男人刻入骨髓的恐惧。

  一定会有办法的!

  至少她已经不是七年前那个愚蠢冲动任人摆布的无知少女。

  “天呐!绾绾……”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激动的惊呼。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叶绾绾顿时脊背一僵,冰冷的目光径直朝着门口看去。

  随即,便看到了那张她死也不会忘记的脸,那张楚楚动人让人毫不设防的脸。

  她前世最好的闺蜜——沈梦琪!

  “绾绾,司少他怎么可以这么对你!”沈梦琪冲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目光震惊地落在凌乱的床褥和她满是青紫痕迹的身体上。

  叶绾绾静静地看着对面看似满脸关心的女孩,这一次,她没有错过对方眸底那一闪而逝的嫉恨和幸灾乐祸。

  “绾绾,你怎么了?你没事吧!绾绾你别吓我啊!”沈梦琪见她眼神诡异,当她是受了刺激,焦急不已地问道。

  叶绾绾不动声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摇头:“没事。”

  当年她之所以被司夜寒折磨得这么惨,沈梦琪可是功不可没。

  她最落魄的时候,沈梦琪始终对她不离不弃,还陪着她一起留级,她一直以为沈梦琪是真心待她的,甚至一度认为沈梦琪会是自己未来的嫂子,却不知,沈梦琪留在自己身边的真实目的竟是司夜寒。

  她把沈梦琪当成最信任的朋友,自己和司夜寒之间的种种不堪,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唯独告诉了她。

  可是,沈梦琪表面上是在帮她,实际上却是在利用她接近司夜寒,并且处处挑拨她和司夜寒之间的关系,让她每次都被盛怒之下的司夜寒折磨得生不如死。

  而她不仅丝毫没发现,还因为沈梦琪为自己“出谋划策”而感恩戴德。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叶绾绾不由得苦笑。

  其实沈梦琪替她出的这个“扮丑”的主意,她倒是认同的。

  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只要能够让司夜寒厌恶她就好。

  可是,她怎么也没料到,连她这副鬼样子,司夜寒竟然都能下得去口。

  “都这样了怎么会没事!绾绾,你别担心,我一定会帮你的!”沈梦琪一副情深义重的模样。

  叶绾绾心中泛起一抹冷笑,呵,果然来了。

  前世沈梦琪也是这般,仗义地提出要帮她逃离司夜寒身边,还特意去找了顾越泽帮忙。

  最后的结果是,沈梦琪早就私下里把她卖了,把她要跟顾越泽“私奔”的消息告诉了司夜寒。

  这件事情彻底激化了她跟司夜寒之间的矛盾,从此司夜寒的性情更加暴躁难测,对她的占有欲也更可怕……

  以她现在的能力,跟司夜寒硬碰硬无异于找死。

  偏偏前世她倔得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对沈梦琪的话又言听计从,一次又一次地撞得头破血流。

  叶家的大仇未报,爸爸妈妈还在等着她回家,她还要把哥哥从歧途上拉回来,她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

  她需要稳住司夜寒,绝对不可以再做任何可能激怒他的事情,给自己树立一个这么可怕的敌人。

  “绾绾,你等我!”沈梦琪又自顾自对她说了一堆虚情假意的话,说完便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沈梦琪走后,叶绾绾面上无助脆弱的表情顿时化作冷冽和麻木。

  一次次怂恿她作死,看来是不置她于死地不罢休。

  那就看看……

  这次到底是谁死好了!

第3章 前未婚夫

  转眼已经是三天后。

  这三天,叶绾绾没有去学校,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和整理前世的记忆。

  司夜寒和前世一样,整整三天都没有出现,屋子里的下人一个个只顾埋头做事,极少跟她说话,甚至不敢跟她对视。

  偌大的房子,如同一座坟墓。

  叶绾绾换下睡衣,看了眼钟上的时间,随即下楼朝着院子里走去。

  今晚的月色很好,凉风习习,让这个记忆中令她无比排斥的金丝笼竟也显得没那么讨厌了。

  其实,这栋园子的景致极佳,毕竟是司夜寒亲自设计,请了世界顶级建筑团队,在帝都位置最好的一块风水宝地,花费了整整五年时间才竣工。

  只可惜,前世的她别说欣赏了,对这栋囚禁自己的牢笼只有憎恶,只想彻底把它毁了。

  入目可及之处便可以看到,一大片被烧毁的草木,故意全部剪断的花圃,池塘也是一片污浊……这些都是她的“杰作”。

  “绾绾——”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在了夜风中。

  叶绾绾从一片枯败的玫瑰上收回目光,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抬眸看去。

  只见对面昏暗的光线下,男人一席昂贵奢华的高级定制西装,面容深邃俊逸,气度不凡。

  不得不承认,顾越泽确实有把她迷得神魂颠倒的资本。

  只是,若是与司夜寒那个妖孽比,瞬间便显得寡淡了。

  顾越泽站在距离她几步远的地方,看了她一眼,眉头顿时不易察觉地皱了起来。

  叶绾绾自然察觉了他这一细微的反应,于是垂眸看了眼自己的这身装扮。

  此刻她还是一副非主流重金属的穿着,脸上画着吓死人的浓妆。

  因为她的衣柜里根本没有正常的衣服,所以干脆保持了先前的形象,也算是避免自己短时间内改变太大,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顾越泽目光冷冷地盯着她,俊朗的面容上满是失望,“绾绾!你怎么能如此自甘堕落,送上门去任由人糟蹋!”

  自甘堕落?

  叶绾绾细细品味着这四个字,满心自嘲。

  前世,她整颗心都在他的身上,为了能守住清白,不惜把自己弄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结果,只换来了他一句“自甘堕落”。

  她知道沈梦琪肯定是没在顾越泽面前说她好话,可若是这个男人对她还有丝毫情意,也不可能只相信沈梦琪的一面之词。

  因为沈梦琪是她最好的朋友,经常过来陪她,所以可以畅通无阻地进出这里,显然顾越泽是她暗中放进来的。

  想到这里,叶绾绾正要开口,脊背陡然升起一阵凉意。

  司夜寒……

  他此刻就在附近!

  她几乎是本能地察觉到了那个男人的气息。

  前世她压根就不知道沈梦琪把她卖了,司夜寒就在暗中看着。她严严实实地给司夜寒戴了一顶绿帽子,也成为了她所有噩梦的开端……

  叶绾绾轻轻舒了口气,强行让自己忽略司夜寒的存在,目光淡漠地看向色厉内荏的顾越泽,轻笑一声道:“不知顾公子现在是以什么身份质问我?我的前未婚夫?还是……我的堂姐夫?”

  听到叶绾绾明显带着嘲讽的反问,顾越泽脸色微沉:“绾绾,我知道你怨我,但我也是身不由已,无论如何,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也有责任,你现在立刻跟我走,我送你离开帝都!”

牡丹花下死

  前世,叶绾绾只觉得自己失了身,做了对不起顾越泽的事情,所以对于那些难听的话一句都没有反驳,听到他说身不由已就完全原谅了他,得知他是来带自己离开的,更是感动不已,觉得他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简直是蠢得可怜。

  殊不知,这不过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怪而已。

  她好歹曾是他顾越泽的未婚妻,现在却做了司夜寒的情人,这种事情若是传了出去,让他的脸面往哪放?

  就在顾越泽说出让自己跟他走的瞬间,叶绾绾明显觉得四周的温度陡然冷了下来。

  就在距离叶绾绾几步远的暗处,男人的面容与夜色融为一体,周身的戾气失控地肆虐,如同下一秒就会将人搅碎,吞噬得连骨头都不剩。

  司夜寒身旁的副手许易此刻已是汗如雨下,双腿不停地打颤。

  这操蛋的人生,居然赶上老大的女人深夜跟野男人私奔给他戴绿帽子!

  自从这个叶绾绾出现在老大身边,他们这些手下就没一天好日子,老大一发火,他们全都要跟着遭殃。

  而这个女人最擅长的就是把司夜寒惹怒。

  某人这次的怒火,足够把整个帝都都烧成灰烬了!

  许易绝望地闭了闭眼睛,不用看他也能料到,接下来老大的头顶将会有多绿……

  顾越泽见叶绾绾不动,神色略显不耐,直接朝着她伸出手去,要拉她走。

  叶绾绾灵敏地后退一步,躲开了对方的碰触。

  “绾绾?”顾越泽蹙眉。

  叶绾绾神色微冷:“顾越泽,我说过我要跟你走吗?”

  顾越泽的目光中带着怜悯:“绾绾,司夜寒这种身份的人,只是跟你玩玩而已,你何必为了报复我,就这样作践你自己!”

  印象里的叶绾绾对他爱得死去活来,并且向来对他言听计从,所以顾越泽只当她是因为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

  “作践自己?”

  叶绾绾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冷笑着开口道:“司夜寒比你有钱,比你有势,比你颜值高,比你身材好,就算是跟他睡一次,也强过跟你一辈子!谁给你的自信说出这种话?”

  “你……”顾越泽完全没想到叶绾绾竟然会说出这种话,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与此同时,暗处的某人周身那疯狂肆虐的气息,竟如同一只被顺毛的野兽,蓦然安静了下来。

  许易满脸的劫后余生,诧异不已地朝着叶绾绾的方向看去。

  这位叶小姐,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这可完全不像是她可能会说出来的话,她不是爱顾越泽爱得死去活来吗?

  应该是迫不及待地跟着顾越泽私奔才对啊!

  难道只是欲擒故纵?

  顾越泽这次是真的动了怒,语气极其冷厉地警告道:“绾绾,你别跟我耍小孩子脾气,司夜寒的背景深不可测,为人可是嗜杀成性,你知不知道他手下沾着多少条人命?留在这种人身边,你不要命了吗!”

  对于顾越泽言辞激烈的警告,叶绾绾只是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下一秒,眼尾微挑地斜睨了过去,幽幽道:“那又如何,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暗处的许易:“!!!”

  牡……牡丹花!!!

  我去!这女人今天哪里是反常,她这是被人下降头了吧?

  竟然敢把老大比喻成牡丹花!

  虽然老大那张脸确实是貌美得不像话,他这个男人看了都动心,但越是熟悉他的人越清楚,这个男人的本性有多残暴。

  许易小心翼翼地偷偷瞥了眼自家老大,只可惜完全看不出那双黑沉沉的眸子里到底是怎样的情绪。

  老大这……到底是生没生气?

  此刻,顾越泽看着眼前面容可憎、言语更是不堪的女孩,终于最后一丝耐性也告罄:“好……好!既然你执迷不悟,哪天后悔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叶绾绾,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

  叶绾绾看着顾越泽离开的背影,神情有些怔忪。

  前世的这个时候,等待她的应该是司夜寒的滔天震怒,这一次,她却成功改变了人生轨迹,顾越泽走了,而司夜寒……

  那股熟悉的气息不知何时也消失了。

  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吗?

  司夜寒的性子诡谲莫测,叶绾绾不敢掉以轻心,缓和了一下情绪后,返身朝着屋内走去。

  刚踏入客厅的瞬间,那股熟悉气息便钻进了她的每一个毛孔。

  沙发上,男人晦暗不明的目光似一张网,铺天盖地地向她张开。

  “过来。”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