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跆拳道 >  家族的废柴大小姐,倒数第一?来,让我告诉你们“天才”这两个字怎么写!

家族的废柴大小姐,倒数第一?来,让我告诉你们“天才”这两个字怎么写!

发表时间:2020-08-01 19: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001王者重生

  头疼,炸裂似的疼,一瞬间无数信息和片段涌入到她的脑子里,偏偏耳边的声音不停的炸响。

  “苏回倾,这一次你又想出什么幺蛾子?”男人皱着眉,声音里克制着怒气。

  “shit!”苏回倾的眉头紧紧拧着,她的忍耐力在整个佣兵团中都是数得上的,只是这个时候她额头上冒出一层层冷汗,下唇被她咬得发白,指尖不断发抖,可知她承受的究竟是怎样的疼痛。

  然而,对面帅气的男人看到她这样,眼中闪过的却是不耐烦和厌恶。

  脑子中的疼痛还在持续,苏回倾慢慢缓过来,不过还没大清楚怎么回事。

  她应该是被自己研究出来的新型炸弹给炸了,这还能活着?

  下一秒,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出来,苏回倾揉了下太阳穴,抬手间,便看到了自己的一双手,白皙、纤长、细腻,在阳光下白得扎眼——

  这么好看的一双手怎么会是她的!

  她常年摸抢训练,掌心有一层茧。

  “啧。”苏回倾终于知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这大概不是她的身体。

  想到这里,她不由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长得颇为帅气,五官极其俊美,轮廓分明,一双锐利的眸子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穿着银灰色的衬衫,领带被扯掉了,衬衫的领口敞着,可以看到隆起的肌肉线条。

  走在大街上都是让一群女生尖叫的那种帅。

  苏回倾想,这个男人如果不是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她,他们俩还能好好聊天。

  男人在忍着暴怒,他说了一堆的话,然而对面的女生却是一脸不在乎甚至还在走神的样子,让他手指忍不住紧握,看着她的目光没来由的一阵讽刺与嘲笑,“安安能得到你妈的重视,是因为她给苏氏提了重要的建议,你有什么资格推她下楼?!如果你不是苏家的大小姐,你算得了什么?”

  他身上的气势很强,若是一般人,早就骨寒毛竖了。

  但是,眼前的苏回倾什么人?

  曾在仅有十秒倒计时的炸弹面前都能淡定地嚼着口香糖拆炸弹的佣兵之王,能被他吓到?

  “算什么我不知道,不过,”记忆在一点点的融合,苏回倾的目光对上面前的男人,她双手插进兜里,唇角微微勾起,就在这一刹那显得邪气万分,“让你滚出我家,我还是可以的。”

  向来都是死气沉沉的女生忽然间变得明艳起来,男人有点儿不敢置信地眨眼,但是下一瞬间女生已经转过了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苏回倾,你在胡说些什么?”男人看了她的背影一眼,冷笑一声,“看清楚了站在你面前的是谁!”

  她活了这么多年,收到了无数的目光,敬仰有、膜拜有、爱慕也有……但是却从未有人敢用这种厌恶嘲讽的眼神看过她,苏回倾勾了勾唇。

  不过,现在的她急着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没心情教面前这个男人如何做人。

  她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地道:“陈叔,送客。”

  说完,抬脚,离开。

  男人站在原地,眯着眼看着苏回倾离开的背影,一双漆黑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也只是一刹那间,他又想起了这女生以往的行径,脸上重新笼罩了一层嘲讽与冷意,“伤了人却不去道歉也没有解释,苏家大小姐,果然,名不虚传。”

  回答他的是一声“砰——”地关门声。

  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还是她新出的段数?

  一想到这些,男人脸上都是嫌恶,他松了松领带,脚步一抬,刚想上前,可很快,被一个中年男人拦住了,陈叔笑得极为温和,非常有礼做了个离开的姿势,“张少,请。”

  “陈叔,你明明知道这次是苏回倾太过分了,安安虽然不是苏姨亲生的,但好歹也是沈伯父的女儿!你不觉得苏回倾这次太过分了?”张明希不喜欢苏回倾,但是对陈叔却是极为尊敬,最后只是按了下眉心。

  他想不明白,陈叔为什么这么维护苏回倾这个废物?

  陈叔不回答他这一句,只是笑,但笑容里有着显而易见的冷意,“请。”

  这一次,陈叔连“张少”两个字都没有说了。

  张明希抿了抿唇,眼眸晦涩地看向苏回倾的房门,“陈叔,你转告她,别后悔。”

  说完之后,他便转身下楼,眼底都是晦暗不明,半晌后嘴角勾起了一丝嘲讽,苏回倾,总有一天,你会失去苏家大小姐这个身份,到那时候,你还能剩下什么?

  见人走后,张叔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然后转头看着刚刚关起来的门,眼中覆上了一层担忧。

  他叹息一声,脑子里忽然就蹦出了小姐刚刚那个漫不经心的笑容,还有那句“可以滚”的话,心头却是一跳。

  刚刚那个真的是小姐?

  以前的小姐,只要张明希一句话,可以为对方上刀山下火海。

  方才张明希让小姐去医院给沈安安道歉,若是以往,小姐早就已经去了。

  可今天,小姐不仅没有答应,还赏了他一个“滚”。

  等等,按小姐对张少痴心的程度,搞不好现在正哭着呢!

  “小姐,张少已经走了,”想到这里,陈叔连忙敲了敲门,“你要是现在后悔了,陈叔立马然把人给你追回来!”

  门内依旧很安静,没有声音,张叔心下一惊,“小姐,你开开门……”

  房间里,苏回倾正坐在化妆桌前,桌子上摆着一堆的高档化妆品。

  苏回倾没有看这些化妆品,只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脑子里盘旋着三个字——杀、马、特!

  任谁看到一头紫色的爆炸头,想到的都是这三个字吧?

  苏回倾在化妆桌上划拉了一下,从上面拿起了一根粉色的发卡,将已经遮住眼眸的刘海别起来,白皙的手指精准地拿起了卸妆水和化妆棉,走进浴室洗洗刷刷一番以后,这才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印出了一张年轻的脸庞,肤色白皙无暇,嫩得可以掐出水来。

  双眉修长犹如墨画,睫毛纤长浓密,一双漆黑透亮的眸子,雾气弥漫,鼻梁俏挺,朱唇皓齿,从眉毛到眼睛道鼻子到下巴,没有一处不是美得张扬而又肆意。

  她的发色是紫色的,一眼看过去亮得刺眼,除去了脸上的一层浓妆之后,杀马特的颜色也掩不了她的艳色,只觉得只有这种颜色才配得上她一张出色的脸。

  向来都是头发衬人,到了她身上却变成了人衬头发。

  身上穿着的是一件黑白两色的校服,应该是改过,很贴合她的身材,左上角用楷体绣了三个字,是她的名字。

  脖颈上还挂着一根红线,她拉出红线,握着红线穿起来的一块雪玉,微微沉思着,梳理着记忆。

  半晌后,苏回倾朝着镜子勾了勾嘴角,带着点儿肆意,带着点儿冷,这是她惯有的笑容。

  此刻这种笑容在她脸上出现的时候,不会显得突兀,而是会让人觉得眼前一亮,清纯与妖艳并行。

  “十七?”苏回倾伸出一根纤细洁白的手指理了理自己一头的紫发,“年轻了八岁,真好。”

  她慢悠悠地晃出浴室,便听到了门外面陈叔说话的声音。

  转身开门,她靠在门边看着抬手想要继续敲门的陈叔,姿态懒散随意,清亮的声音压低了好几度,“陈叔,有钱吗?”

  陈叔被这样的苏回倾呆住了,脸还是那张脸,却又不一样了,比起以往的空洞的漂亮,眼下的小姐一举手一投足间都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听到小姐的声音,他下意识地掏出了几张红票子,“够吗?”

  “当然。”苏回倾笑眯眯地接过钱,伸手弹了一下,“谢谢陈叔,我晚上回来。”

  说完,灵巧地越过陈叔下楼。

  她似乎是嫌弃回旋楼梯太浪费时间,走到一半的时候,将钱揣进兜里,双手一撑,翻身一跳,眨眼间就下了楼,动作轻盈潇洒,别起的刘海露出了她光洁的额头,她漫不经心地挑了下散到胸前的头发。

  白皙的手指绕着紫色的长发,像是从漫画里出来的美少女!

  这个样子有种说不出来的灵韵,让刚刚从厨房出来的女佣愣了又愣,等等,这是他们的小姐?!

  陈叔终于反应过来,不过只看到苏回倾远去的背影,他连忙探出头喊道,“哎——小姐,你的病还没好……不会又要去找张少吧!”

  “不是!”苏回倾没有转身,只是朝身后挥手,缓缓朝门口走去。

  陈叔沉痛地看着苏回倾的身影,最后深沉地叹了一口气。

  显然是不相信她的话!

  苏回倾揣上了票子,一边朝大路上走着,脑中在梳理着记忆。

  毫无疑问,她是死了,不过又重生到这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这个女孩的人生,有点儿意思。

  苏回倾是青市苏家的小姐,也是唯一的小姐,深受母亲与外公的宠爱,也正是因为如此,养成了她如今的性格,十足的小太妹,打架斗殴样样在行,吃喝玩乐无师自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个败家傻愣的小姐还有一个未婚夫,就是刚刚那个让她去医院道歉的男人,张家大少爷张明希。

  张明希这个人帅气多金又有能力,是青市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原主对他死心塌地。

  可惜,一个类似于废物垃圾一般的她,张明希怎么会看得上?

  尤其是在完美无缺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沈安安的衬托下,苏回倾就是个污点一般的存在!

  沈安安,成绩年级前十的三好学生,只比苏回倾小了几个月,年仅十七岁,因为其聪明的大脑,对商业很有一套研究,一来到苏家时就被沈父带在身边,出席各种名流宴会,容貌出色,举止有礼,气度优雅,比苏回倾这个大小姐更像苏家的正牌小姐。

  反观苏回倾,成绩也是前十,只不过是倒数前十,小太妹一个,愚钝不堪,家族事业一窍不通,打架斗殴样样在行,青市的名流世家提起她都是摇头叹息。

  苏回倾与沈安安,这两个人,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

  容貌出色、成绩优秀、性格温婉、在商业上颇有天赋,沈安安太过完美了,以至于连张明希都忍不住被她吸引。

  在得知沈安安被苏回倾推下楼之后连夜从外地赶回来,还不忘特地来苏家别墅警告苏回倾!

  至于沈安安为什么会从楼梯上滚下来,听说是因为在学校里,她们两人发生摩擦,之后对方就滚下了楼梯,不过事实真相是什么没人知道。

  但是这在其他人眼里,苏回倾就是故意推沈安安的。

  这一下,她算是彻底坐实了恶毒之名,在学校里真是——人见人恶的纨绔废物!

  苏回倾想到这里,不由勾唇笑了,只不过漆黑的眸底却散发着一股冷冽的寒意。

  道上敢欺负她苏回倾的,有两种,一种是想去见阎王的,一种是已经是去见了阎王的!

002见鬼了,这是苏回倾?

  “帅哥,染回黑色,稍微修一下。”苏回倾找了一家发廊,坐在椅子上朝着拿着剪刀的少年道。

  记忆里,以前的苏回倾来的就是这间发廊。

  她一坐下就将腿翘在了桌子上,姿态慵懒随意,嘴角勾了一丝漫不经心的笑,虽然笑得很温和,可总觉得她的眼神带了点儿邪气,镜子将她的一举一动全都显现出来。

  被一个人叫帅哥,对方还是一个顶级美人,少年的脸不由红了,可是看见镜子的她,他脸红的更厉害了,“这……这位小姐,您紫色的头发很好看。”

  “我觉得我染回黑色也很好看,你说呢?”苏回倾微微转头,白皙的手指抵着下巴,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笑了。

  少年的感觉自己的手不知往哪儿放了,“我……我也觉得。”

  苏回倾很久没见过他这么容易脸红的人了,看到他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由勾了勾唇角,靠在椅背上,双眼微阖。

  再次将这个苏回倾的记忆回忆一遍,顺便思考她究竟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具身体里的苏回倾究竟去哪儿了?还有,关于推沈安安的记忆的那一块儿有点模糊,就像是突然断片了一样。

  苏回倾想着,手指不由自主地摸上了脖颈上的一块玉佩。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连玉佩也跟过来了?!

  在帮她修整头发的小哥看见镜子里的人已经闭上了眼镜,长长的睫毛犹如刷子一般地垂下,睡着的苏回倾,少了点儿刺人的锋锐,整个人如同一个无害的天使,他不由放轻了动作,生怕惊醒了她。

  “砰——”

  一声巨大的响声突然传来,“嗤啦”一声,苏回倾身边的椅子被拉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坐在了椅子上。

  “于少。”小哥自然是认识这位常来店里的少爷,只不过以往这位少爷都是阳光帅气的笑脸,今天却是一脸的煞气,脸色沉得可以滴出水来,将小哥吓得一惊。

  于向阳只是盯着坐在椅子上的女生,脸色黑了又黑。

  本来他是要去医院看沈安安的,路上看见了鲜花店便让人停了车,没想到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在发廊里,紫色的爆炸头,他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苏回倾!

  在青市,能来得起这间发廊的又是这种头发的,除了苏回倾找不出第二个人!

  他故意发出这么大的声响,对方却连头也没抬一下,于向阳冷笑一声,“因为嫉妒就将自己的妹妹推下楼,苏回倾,我果然还是太小看你了,这一次我支持明希哥退婚的决定!”

  张明希样样顶尖,数来数去也只有沈安安能有资格与他站在一起,至于苏回倾——她拿什么配张家大少?!

  以往说起这个,苏回倾早就沉不住气儿了,今天怎么半晌没反应?

  于向阳盯着那头紫色的头发,如果这人真的是苏回倾,按照对方对张明希喜欢的程度,不应该这么平静啊?不会认错人了吧?

  想到这里,于向阳起身,走了几步,然后低头看向那人的脸。

  头刚低下,他整个人就愣住了。

  嘴里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可人却已经不在状态,他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你、你是苏回倾?”

  面前这女生还是爆炸头,只不过这张脸跟自己记忆中的苏回倾差别的太大了,眼前的这个皮肤白皙,眉如青黛,唇若丹霞……飞扬跋扈的女废物变成了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脸还是那张脸,只是以前的这张脸让人多看一眼都觉得脏了眼,现在却是让人莫名觉得有点移不开眼。

  感觉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

  果然是见鬼了!

  下一秒,靠在椅子上的女生浓密的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双眼,露出一双犹如琉璃般的眼珠,明澈而又淡静。

  明明刚刚还是睡着,睁开眼的时候眸中却是极为清明。

  苏回倾微微抬眸,漫不经心地拨了下自己的头发,唇角弯起了一道弧度,眸中似有锐色闪过,挑眉:“如果你说的是苏家大小姐的话,那应该就是我了。”

  怎么可能会是你!

  于向阳下意识地想着,苏回倾是怎样的人他怎么会不清楚?

  青市鼎鼎有名的败家废物,品行、样貌、礼数、才智……就没一样能拿得出手!

  一提起她,所有人皆是摇头!

  只是刚刚她睁眼的那瞬间,眸中的那股犀利的冷意是他从未见过的,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又变成了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儿,仿佛刚刚只是一个错觉。

  苏回倾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眼眸微垂,掩下了眸中的冷沉:“你待会儿是不是要去医院看沈安安?”

  听到她的问话,于向阳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声,没错,他确实要去看沈安安。

  “等我一起。”苏回倾淡淡地说完,就再次闭上了双眼,靠在了椅背上。

  看起来很累,几乎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于向阳张了张嘴,本来是想拎起这个人的衣领看看她到底是在玩什么把戏,但是在瞥到那人毫无瑕疵却显得有点儿冷的脸时,忽然间就没法动作了。

  拧着眉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玩手机。

  发廊现在正是忙着的时候,他一个人霸占了一个位子,却没有敢来赶他走。

  苏回倾头发两个小时就染好了,她站起来的时候于向阳下意识地跟着她一起出门。

  一脚刚跨出门外,他整个人犹如雷劈!

  靠!他为什么要等她一起?明明是跟对方多呆一秒都会觉得恶心的?!

  在看到苏回倾半点儿犹豫都没有就向自己的车走过去时,他终于忍不住快速上前按住了车门,另一只手想抓住苏回倾的衣领,“苏回倾你在搞什么鬼!去医院看安安?谁不知道你嫉恨于她,上次是把安安推下去了,这次又想干……”

  一句话未完,下一秒,他的左手与右手被人锁在反扣住,整张脸压在玻璃窗上!

  余下的话语全都被堵在喉间。

  于向阳挣了一下,却没能挣开,心中大骇,她明明只是用了一只手而已,怎么力气可以这么大?!

  苏回倾看着他,手上力度加大,眯起的眸子渐冷,只是声音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哪只眼睛看到了我把沈安安推下去了?下次再说就请你去警局喝茶!”

  没人看到这一刻,原本清滟脱俗的女生却散发着危险的邪肆。

003懒得看他一眼!

  两个人闹出来的动静将驾驶座的司机惊动了,他忙不迭地打开门下车。

  “我在跟于少闹着玩呢,”苏回倾不紧不慢地拍拍于向阳的脑袋,一双明澈的眸子却是转向了司机大叔,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红色票子递给他,笑意盈盈,“您能帮我去买点儿口香糖吗?”

  苏回倾的头发已经染回了黑色,笔直地垂在肩头,衬着那张脸越发的白皙,黑白交错的青市一中校服,乖巧、漂亮,这就是司机的第一感觉,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只手就能将自家少爷制住的人,司机大叔立马一脸了解地接过了钱去对面的卖场买口香糖。

  脸被压在玻璃上的于向阳一脸扭曲,疼的!

  手上的力度这么大,她竟然还说跟他闹着玩?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苏回倾这货这么能装?!

  偏偏,她现在这个一脸无辜的样子,不会有人怀疑她!

  等司机大叔接过钱离开了,于向阳才想起了刚刚苏回倾说的话,“你刚刚什么意思?”

  他的反应不算激烈,苏回倾眼眸眯了一会儿,然后松开了手,于向阳靠着车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向苏回倾,“你是说安安不是你推的?”

  虽说于家跟苏家关系很好,但是他跟苏回倾不熟,不止是他跟苏回倾不熟,青市名门世家的少爷小姐基本都跟她不熟。

  所有人都知道苏家是不会交到苏回倾这个废物手中的,对于这样一个类似于摆设般的存在,谁会耐下心跟她交好?

  有那时间,还不如跟沈安安套套关系,谁都知道,沈安安这个私生女,是翻盘了!

  也正因为有这个原因,众人对苏回倾推沈安安下楼深信不疑。

  可是眼下,于向阳想想苏回倾手中的力度,还有她口中的语句,虽漫不经心,但却有那么一点儿的冷跟讽刺,一想到这里于向阳心下微颤。

  “推她下楼?还弄的众所周知?”苏回倾掰了下自己的手指,声音淡淡,“信不信,如果我想,我有一百种方法弄死她,而你们一点儿证据也没!”

  她是笑着的,眯起的双眼,上扬的嘴角,笑容带了几分轻挑,伴着一双清澈黑亮的漂亮眼眸,阳光下,她的那张脸简直是摄人心魄!

  信不信?于向阳恍惚了一下,若是以往,他根本都懒得跟苏回倾多说一句话!

  但是今天……于向阳竟然会觉得,以她的手速跟力度,如果真想对付沈安安,沈安安绝对不会伤得这么轻!

  真是魔障了,他揉揉脑袋,低咒一声,刚爬起来,面前的女生又说话了。

  “司机大叔来了,上车。”说完,她抬抬脚,还没将于向阳一脚踢开,对方就立马自己滚到一边了。

  于向阳一抬头,果然看到自家司机大叔刚出了卖场的门,但是苏回倾是背对着卖场的,怎么知道大叔来了?

  最重要的是,她说话的那时候,司机大叔分明还没有出卖场!

  他震惊地将目光转向苏回倾!

  半晌后,一边犹疑着,一边开了车门。

  司机大叔不知道苏回倾要多少口香糖,苏回倾给了他一张一百的,他索性把各种口味的全都买了,一股脑递给苏回倾,附带剩余的五块六毛钱。

  苏回倾接过了口香糖,顺便拿回了五块六毛钱。

  这一幕看得已经坐到副驾驶上的于向阳目瞪口呆,五块六毛钱也这么郑重的接过来塞进口袋,传说中的败金苏家大小姐这么抠?

  **

  市一院,苏回倾嚼着口香糖,一手插进兜里,一手转着手机,懒洋洋地跟在于向阳身后进了电梯。

  沈安安住在医院的vip豪华病房,在住院楼的25至27三层,这三层,越往上越是豪华,尤其是27楼,是特需专供领导疗养休闲的。

  这三层最高,当然不会与公众电梯混在一起,而是在侧门有个专门的电梯,直接通到这三层。

  苏回倾靠在电梯的侧边把玩着手机,这时候,本快要关闭的电梯门再次打开。

  于向阳诧异地朝电梯门看过去,两道身影慢慢走进来,为首的那人身影修长,五官帅气,清雅高华,嘴角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于向阳立马挺直了背,不高不低地叫了一声,“楚少。”

  声音难得的严肃与恭敬。

  楚姓,正是青市市长的姓氏,面前的楚少就是市长唯一的继承人楚绪宁,身份自然高贵,是真正的钟鸣之家,不是他们这些豪门世家子弟可以比拟的,于向阳怎么也是不敢得罪他的。

  楚绪宁微微颔首,然后迅速往后面退了一步,让站在他身后的男子站到中间,态度不着痕迹的恭谨。

  这一幕看得于向阳心底一骇,楚绪宁这等身份竟然还会对一个人如此恭谨?

  于向阳抬眸一看,楚绪宁身后的那人逆光而来,容颜如玉,他微微垂着脸,侧颜的轮廓极为分明,身如玉树,脚步从容,神色淡淡,黑色的衬衫并没有系上领带,最上端的扣子未曾扣上。

  手指修长白皙,拿着黑色的手机,黑白分明。

  整个人闲雅疏懒,同时又透露着几分矜贵。

  25层到了,于向阳对楚绪宁说了一声后,才小心翼翼地离开。

  苏回倾关掉了手机,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

  楚绪宁也不是自恋,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加上不俗的样貌,从小到大,无论是在哪里,他都是众人焦点的存在,但是今天,靠在电梯角落里的那女生竟是连看都懒得看自己一眼!

  “有意思。”待电梯门关上后,楚绪宁才笑了一下,“我就算了,没想到连喻大公子的魅力竟然也被忽视了,这话说给京城那帮人听,都不会有人信。”

  楚绪宁身边的男人没有回答,只是低眸看了一眼手机上信息,俊挺的眉微挑,一双漆黑的眸子透着几许犀利,声音低沉散漫,“苏家?”

  “没错,青市三大豪门,苏家占据首席,苏老爷子本身也是极具名望,论起这个,没有比苏家更适合与我们合作的,只可惜……”楚绪宁说到这里,不由摇头,“苏家的继承人没有苏老爷子的一点风范,外界传言她愚钝纨绔,我不太信,可上一次有幸见到苏家的这位孙小姐,她本人,比传言的还要恐怖。啧,这苏家要是交到她手里,不出三天就要被人算计走,与外面养的那位私生女,简直天差地别,那个私生女,无论是样貌、才情还是能力比她更是像苏家孙小姐。”

004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

  传言中愚钝不堪的苏大小姐此时已经到了25楼的一个VIP单人间。

  本慢悠悠走着的苏回倾忽然停住了脚步,双眸一眯,手插在兜里,身上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极强,连走在她前面的于向阳都感觉到不对劲。

  他一回头,就看见苏回倾站在原地,脸上表情很淡,但是那微微勾起的嘴角怎么看怎么邪佞。

  “你你你……你又想干嘛?”于向阳想想方才她的破坏力,不由摸摸手臂,上面果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苏回倾嚼了两下口香糖,瞥了于向阳一眼,见对方缩着脖子的样子,不由抬手拍拍他的肩膀,“啊,没事,就是觉得似乎有人在说我坏话。”

  说你坏话?就你这个名声,瞅瞅整个青市有不说你坏话的人吗!

  想是这样想着,可于向阳被她这么一拍,两只腿都软了。

  于向阳心底告诉自己决不能这么没骨气,不过就是一个青市众所周知的废物罢了,怕她个熊啊!

  心里这样想着,身体却很诚实,她每拍一下,他的身体就矮一截儿。

  张明希拿着手机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于向阳被一个女生压制得站不起来的样子,于向阳是于家这一代最不服管的孙子了,鲜少见到他这么憋屈的一面,张明希有点儿好奇地看向那个女生。

  青市,能治得了于向阳还能让他这么乖巧的,不多。

  女生是个黑长直,两边散下的发丝遮住了她大半的脸,只能隐约看到淡色的薄唇,很令人遐思。

  “明希哥。”于向阳看到了张明希,稍微正了下神色,同时,眼角的余光不由看向苏回倾,对于苏回倾到底有多喜欢张明希,他也是有所了解的,他真怕这个时候在这里看到张明希,苏回倾会控制不住自己。

  他没想到的是,苏回倾依旧淡定地嚼着口香糖,对张明希视若无睹!

  而张明希……似乎也没认出来这是苏回倾,直接走远接电话去了。

  与两人一门之隔的病房中。

  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一个女生,她一边削着苹果,一边厌恶地咬牙:“什么东西,连你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也配是苏家的大小姐?!安安,你说苏夫人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女儿?这种脑子,还妄想取代你,早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砰!

  房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苏回倾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儿新的口香糖,塞进口中,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坐在椅子上的女生,忽然笑了,挑眉:“同学,我是不是欠你钱?”

  她的声音压低了好几度,一张脸犹如玉色,明明是精心刻画般的盛颜,让人感觉到的却是明艳张扬,一眼看过去便能够让人移不开眼!

  竟然还有人比安安还美!——这是坐在椅子上的女生第一反应。

  靠在病床上的沈安安也是没有反应过来,愣着看向苏回倾。

  “安安,你不认识了吗?这是你姐姐苏回倾。”于向阳怕这两个人不小心惹毛了苏回倾,立马站出来提醒了一句。

  什么情况?!

  于向阳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沈安安跟坐在椅子上的女生彻底懵掉!

  这是苏回倾?怎么可能!

  谁不知道苏回倾是个丑八怪,没有继承到苏夫人的一点儿美貌!

  可眼前这个女生明艳绝色,素来被奉为青市第一美人的沈安安在她面前都变得极为寡淡,这样的一个人她怎么可能会是苏回倾?

  苏回倾懒洋洋地朝前走了几步,停在坐椅子上的女生面前,漫不经心地吐出了俩字:“说话。”

  语气,不容置喙。

  女生反应过来,她脸色一白,声音微微颤抖:“没,没欠钱……”

  “打你了?”苏回倾拖了张椅子过来,散漫地坐上去,一手搭着椅背,一手撑着下巴,眼眸微冷。

  “也,也没……”

  “既然这样,”苏回倾吹了个泡泡,听到她说完之后,缩回了泡泡,轻笑了一下,“你觉得我跟你,谁会先死?”

  苏回倾此时的气势极强,女生身体一抖,吓得脸都白了!

  气势这么强,这人真的是苏回倾?!

  “姐姐,”这个时候,沈安安终于回过神来,她笑道,“茜茜不是有意说你的。”

  “别让我再听到,否则,哪天我要是闲了,你就惨了,懂?”苏回倾屈指敲着椅背,咚咚的响声在房间里回荡。

  椅子上的女生忙不迭的点头,苏回倾这才将目光向沈安安——这个上流社会人人夸赞的比她更像是苏家大小姐的沈安安。

  对方此时正靠在病床上,长发齐腰,脸色显得有点儿苍白,柳眉杏眼,手臂上缠了白纱,因为生病带了点儿我见犹怜的气质。

  苏回倾侧过头,漫不经心地道:“我妈明天早上会来,不要忘记告诉她,你是自己滚下楼梯的。”

  “苏回倾!”她话还未说完,外面就响起了暴怒的声音。

  嗓音太大了,苏回倾不由掏了下耳朵,她的脸微微垂着,黑眸中闪现了一道冷厉的光芒,须臾,她敛掉了厉色,重新覆上了一层散漫,然后起身,漫不经心地朝前走去。

  于向阳在一边看的胆战心惊,苏回倾不会又是要发疯吧!

  整个房间里一片寂静,他们都看着苏回倾,几乎屏住了呼吸。

  苏回倾的脚步声在房间中回响,每一步都让于向阳心头发紧。

  苏回倾轻笑一声,她吐掉了口中已经没有味道的口香糖,然后又不紧不慢地从兜里摸出一块剥开塞进嘴里。

  垂着眸,没人看到,她眸低冰冷刺人的锐色!

  张明希刚刚在外面听到这几人的对话,就已经知道面前的这人是苏回倾,饶是已经有过心里准备,却还是怔了一下。

  在这之前,苏回倾在他眼里就是一废物、弃子,样貌、才能、智商、能力……没有一样能拿得出手!

  但是今天,他忽然觉得,苏回倾也不是完全是个废物,至少那张脸还是能看的。

  只可惜,这人空有一张脸,其他的没有半点儿可取之处!

  张明希的目光渐渐变得冰冷和厌恶,他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确认沈安安没事,他这才重新看向苏回倾,目光充满了讽刺跟嫌恶,仿佛在看一个垃圾!“安安自己滚下楼梯的,苏回倾,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

005你要明白你现在的身份

  张明希的这句话一出,站在苏回倾不远处的于向阳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一直都知道张明希对沈安安很有好感,沈安安也确实有这个能力,毕竟就算是从小受培养的豪门子弟都没有沈安安来的出色,由此可见,沈安安这个人究竟有多耀眼。

  可即便这样,张明希依旧是苏回倾的未婚夫,然而此时对方却用无比厌恶的目光看着她。

  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是于向阳已经相信了苏回倾没有推沈安安,苏回倾有一句话说得对,如果她真想对付沈安安,那沈安安现在不会伤得这么轻。

  想到这里,于向阳看向苏回倾,对方还是垂着脸,他忽然有点儿同情她了。

  “明希哥,这件事也不一定是她做的。”于向阳眉头微拧,他看向张明希,“这中间,说不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张明希冷笑一声,一双锐利的眸子扫了于向阳一眼,自然是记起来了刚刚在病房门外发生的事情,目光带了点探究,“向阳,你不是也对此深信不疑。”

  于向阳有点儿尴尬,在今天之前确实是深信不疑,可是今天之后,他忽然觉得苏回倾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不堪,甚至,之前的一切都是她所做出来的一个假象。

  什么都可以伪造,但是她那一身不俗的身手却骗不了人。

  苏回倾没有管着两人在想什么,只是眯着眼眸。

  她苏回倾什么人?!

  佣兵界的无冕之皇,世界顶级炼狱式的训练,通过的至今也唯有她一人而已!

  哪里有战争她就往哪儿钻,偏偏她参加的那一方,无论有多么弱势都能反败为胜!

  没人知道她的底线在哪儿,甚至世界排名第一的杀手见到她,也得恭恭敬敬地喊她一声“姑奶奶”,也因此,世界的大佬们谈之色变。

  只是没想到再次睁眼,变成了上流社会的一个类似笑话般存在的千金。

  想到这里,苏回倾轻笑一声,她掏出了手机在指尖把玩着,不过好在她清楚这里是医院、是青市,不是国际战场!

  白皙修长的手指,黑色的手机在不停旋转着,那一瞬间手机已经变成了一道残影,画成了一道圆形的弧度,让不经意间看到的于向阳目瞪口呆!

  就在这时候——

  在她指尖绕成一个圆形弧度的手机似乎被加了一个外力,迅速偏离出去!

  啪——

  噗通!

  也就是那一瞬间的事儿,于向阳揉了一把自己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苏回倾,那只黑色的手机依旧在她手指尖把玩着。

  仿佛刚刚那一切,只是幻影!

  而她的对面,张明希单膝跪在地上,眉宇间有隐忍般的疼痛,目光不明。

  苏回倾手微顿,手指尖不停旋转的手机戛然停住,她将手机塞回兜里,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朝张明希那边走了过去,薄唇勾起了一抹邪肆的弧度,“明面上是姐姐的未婚夫,暗地里却跟小姨子拉扯不清,张明希,你觉得这个新闻头条怎么样?”

  话音刚落,躺在病床上的沈安安面色瞬间变得惨白!

  张明希依旧跪在地上,不是他不想起,是因为整条腿还是麻着,根本就起不来。

  此时,听到苏回倾的话,他瞳孔猛然一缩!

  事实上,张明希根本就没有在意过苏回倾,大概是因为青梅竹马的关系,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苏回倾了,她彻头彻尾就是个废物,蠢得无可救药,连公司一般的账目都分不清,稍微给她一点甜头就乐得找不到北,这样的蠢物,早晚会被沈安安踩在脚底!

  蠢到如此地步的一个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苏回倾走到了病床边,慢慢俯身,眼眸微眯,在沈安安耳边用仅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沈安安,我这人没什么耐心,脾气也不好,我妈她马上就要到了,识相点说话,不然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这四个字怎么写。”

  沈安安猛地抬头看向苏回倾,有些屈辱地捏紧了雪白的被子,半晌后松开了手。

  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

  一道黑色的身影走进来。

  雍容、华贵、漂亮,这是苏回倾看到这个女人时的第一印象。

  “不是说明天早上来吗?”苏回倾从兜里摸出了一块口香糖,拆开之后塞进嘴里,一手插兜,一手给这个女人拖了一张凳子,“妈,您坐。”

  “给我站好!”苏若华柳眉一竖,柔和的眉宇间颇有几分厉色,“吊儿郎当的像什么样子!”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命令自己,苏回倾心下有些怪异,她看了苏若华一眼,却看到了藏在她眸底的一丝无奈,苏回倾一怔。

  于是,向来放荡不羁、不受任何人约束的佣兵之王第一次听话地笔直地站好了!

  这要传到道上,一堆人的眼镜都能跌落!

  “阿姨,”就在这时候,沈安安柔柔弱弱的声音响起来,“对不起,是安安自己滚下来的,跟姐姐没关系。”

  靠,这语气?确定不是反话?

  苏回倾眼眸危险的眯起来,道上敢对她阴奉阳违的,还真没几个!

  “我知道,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点事要跟安安单独谈。”可令苏回倾没有想到的是,苏若华的反应很平静,没有一点儿要责怪苏回倾的意思,末了,还回头朝着她道:“去楼下停车场等我。”

  **

  一行四人出了病房,张明希忍住腿麻的感觉,他走到苏回倾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笑一声,“苏回倾,你要明白你现在究竟是什么身份!别说沈氏,就算是日后苏氏,也不会交到你手里,凭苏阿姨对安安的看中,你觉得以后苏氏还有你的地位?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今天如此待安安的!”

  说完,他在观察着苏回倾的面色,对方的脸色依旧淡淡的,没有半点儿骇然。

  嗤!果然是个蠢物,连这点儿厉害之处都想不到!

  张明希懒得与苏回倾多加纠缠,直接进了电梯离开。

  他走之后,于向阳也反应过来,他看了苏回倾一眼,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其实刚刚明希哥说的没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凭安安的聪明程度,以后肯定会继承沈氏的,亦或者,连苏氏都有她的股份,毕竟你也知道,你们家老爷子有多注重人才。你现在这么对安安,是不是……不太好?以后她要是想起来这些事,你没其他人护着,日子会很难过的。”

  “没到最后,你就这么肯定沈安安能继承沈氏或者苏氏?”苏回倾拍拍于向阳的肩膀,漫不经心地踱着脚步离开。

  沈安安不仅想要继承沈氏,还觊觎着苏氏?

  苏回倾勾勾唇角,她会让她把吃下去的,全都吐出来!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