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田径 >  田径专业队如何应对运动损伤?现状的改善需要的不仅是人才,还有观念

田径专业队如何应对运动损伤?现状的改善需要的不仅是人才,还有观念

发表时间:2020-08-04 12: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一、对于运动伤病,我们通常的应对办法

       伤病在运动队中难以避免,遇到运动损伤,基层教练或运动员习惯的做法是上医院看医生。通常的流程是拍片、询问,片子看过后大多数情况会说:只是有点炎症没太大问题,回家好好休息少运动即可。但是,这个结果通常不会令运动员及教练员满意。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疼?运动员需要保持训练的系统性,歇个两三天都可能会影响竞技状态,要歇到什么时候?更何况有些疼痛无法靠休息彻底解决。有些即便休息过后不疼了,一旦恢复训练又会立刻复发。基层的教练员在处理伤病时候更加依赖自己的经验判断。哪些伤可以练,哪些伤需要养。如何调整伤病期间的训练负荷。但是在伤病的解决方面,仍然缺乏相关的专业人士给他们提供帮助。

二、什么是运动康复

        除了我们通常意义上的医生外,运动损伤更需要有相关的运动康复专业人士的帮助。由于运动康复行业在我国尚处于起步阶段,一些体能教练也具备相关的专业人士,因此也有人称之为体能康复、体能康复教练,形容其是医生与专项教练之间起到衔接作用的角色。

(以上资料源自李豪杰博士)

(以上资料源自:4S运动康复学院院长相福通)


        运动康复是运动损伤处理过程中的必要环节。它不仅涉及伤后的训练,也有日常的预防。由于运动康复行业在我国尚处于起步阶段,除了具有医学背景的人正从事运动康复外,还有教练,也有人称运动康复为体能康复,将从事运动康复训练的人称为体能康复教练,形容其是医生与专项教练之间起到衔接作用的角色。但大体上,我们更会习惯性地将那些从事肌力及运动表现训练的教练和以运动康复训练为主的教练统称为体能教练,二者之间不会有太明显的区分。因为无论是体能训练还是运动康复训练,在我国都是一个新事物,很多人并不太了解。

三、专业运动队中对运动损伤的处理策略现状

        田径专业队具有资源上的优势,我国部分专业队确实意识到了运动康复的重要性,聘请了相关的专业人士。但仍有很多运动队存在观念上的误区与不足之处。这种误区既来自于运动队的管理人员,也存在于运动员以及教练员中。如运动队中的重点运动员出现伤病,会第一时间被安排到医院进行拍片,寻找专家根据影像报告进行会诊。但是拍片所得到的结果不一定和实际的疼痛症状有任何关系。有时候片子上看没有问题,但运动员本人却疼;有时候片子上看确实存在问题,运动员却说不疼;也有时候疼的地方在片子上看不出任何问题,但是却在其他部位发现了新的问题。

        由于功能问题造成的疼痛,可能更需要从运动康复的角度进行功能性的评估。但有时候面对运动损伤,即便有相关的专业人士(来自于体科所、周围体育院校、或者运动队中的体能教练),第一选择却可能仍是上医院。当然上医院肯定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它也是有必要的。但如果面对运动损伤,我们所能想到的应对策略仅有上医院拍片这一个策略,那或许就存在问题了,因为拍片更多是诊断结构是否出现异常,却不一定能够发现功能上的问题。

        此外,来自于运动员本人的观念误区也同样制约着他们自身伤病的尽快恢复。运动员在受伤后更多地是去找队医,希望队医能够通过一些神奇的治疗(如扎针、按摩、理疗、药物等)解决自身的问题,当然这种治疗手段一定是有效的,但他们未必知道自己的运动伤病需要通过长期的康复训练干预来解决。这也可能与我国竞技体育体制下的运动员大多是“要我练”,而非“我要练”有关,一听到伤病的治疗需要进行训练,就在内心多少存在一些抵触。

        有专业队中的相关人士认为,“体能教练的主要职责是防伤,而医生的主要职责是治伤。”这句话既对又不对,但却实实在在地反应了我们对于”运动康复“仍然存在许多认识上的不足。说正确,是因为狭义上的体能教练主要指那些负责改善运动员身体素质、提升运动表现能力的教练,通过身体素质的改善、动作的纠正必然能起到预防伤病的效果,但是你不可能指望体能教练去像医生一样对运动员的运动损伤进行手术治疗。说错误,是因为我国在这些领域上仍然处于起步阶段,目前从事运动康复训练以及从事运动表现提升训练的人有时候都被混称为体能教练。但这些体能教练的本职工作其实更类似于国外的物理治疗师,尤其是一些外籍体能教练。运动康复并不能直接起到“治疗”运动损伤的作用,但通过改善疼痛周围肌肉以及关节的功能,能够使运动员感觉不疼了,解决很多医生所解决不了的问题。这在我们的观念里,基本上就等同于“治伤”。


(资料源自:4S运动康复学院院长相福通)


运动队中运动损伤现状的改善需要的不仅仅是人才,也需要从观念的改变做起。


参考资料: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