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网球 >  除了今年法网决赛,德约科维奇还有哪些痛彻心扉的惨败?

除了今年法网决赛,德约科维奇还有哪些痛彻心扉的惨败?

发表时间:2020-10-21 12:22: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今年法网决赛前,博彩公司对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开出了非常接近的赔率,大多数人都认为双方机会在五五开左右,输赢主要看临场发挥。德约科维奇的粉丝们一般都抱有强烈的期待和信心,而纳达尔的粉丝则普遍有隐隐的焦虑和担心。



我们以为这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会再次上演一场百转千回、波澜壮阔的经典决赛。可是,人们从决赛一开始就看出两人的明显差距,纳达尔以6-0/6-2/7-5直落三盘轻松战胜德约科维奇。全场比赛很多分数都在三拍以内终结,纳达尔的战术与以往完全不一样,他在发球和接发球环节表现得非常强势,一向不以发球见长的纳达尔竟屡屡飚出时速190公里的一发,最后竟以一记再见Ace终结了比赛,这在纳达尔职业生涯中是极为罕见的。毫无疑问,德约科维奇以一场惨痛的失败结束了今年的法网之旅。



这场惨痛的失败几乎是去年澳网决赛的翻版,只不过去年失败的是纳达尔。实际上,直落三盘的输球并不算太过惨烈,五盘大战中的长盘决胜或抢七决胜才是真正折磨人的比赛。比如蒂姆与小兹维列夫今年的美网决胜盘抢七,你会发现两个人之前打了那么久,最终的冠亚军就在两分之间,输的人肯定久久不能释怀。



让我们再回到德纳两人,他们在罗兰加洛斯的赛场上一共有过八次交手,2012年和2014年两次都是在决赛中交手,也都是纳达尔3-1获胜,但这两场决赛远不及两人2013年的半决赛更为焦灼和惊心动魄。7年前的那场半决赛前四盘双方你追我赶战至2-2,在长盘决胜中打到 7-8 非保不可的发球局时,德约科维奇突然失去手感,三个致命的非受迫性失误葬送了整场比赛。赛后,德约科维奇说,“这是一场难以置信、精彩绝伦的比赛,我很荣幸成为了比赛的一份子,但现在我能感受到的只有失望。”



到了2015年,德约科维奇几乎主宰了整个巡回赛,他在法网1/4决赛以7-5/6-3/6-1轻取红土之王纳达尔,这让他夺冠的信心大增。不幸的是,德约科维奇在决赛中遇到了打疯了的瓦林卡,这位瑞士猛男用正反手打出了各种精彩绝伦的制胜分,最终以4-6/6-4/6-3/6-4赢得了他的第二个大满贯,彻底击碎了德约科维奇全满贯的梦想。这场比赛之后,人们不仅真正见识了“Stan The Man”的刚猛,也同样记住了瓦林卡骚气的花裤衩。赛后,瓦林卡将这条花裤衩摊在了新闻发布会的主席台上,“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场比赛,能够赢得胜利,我感到难以置信。”瓦林卡说道。


如果把时间再往前追溯的话,2012年温网半决赛也是德约科维奇重大的失败,这场比赛他以1-3负于费德勒,四盘比分均是标准的6-4或6-3,这场比赛的意义在于费德勒改写了温布尔登历史,第7次夺得温网冠军,同时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在大满贯比赛中击败德约科维奇。



其实,上面几场大满贯的失败还不是最让人心痛的,德约科维奇生涯最重大的失败可能是来自于奥运会。


众所周知,德约科维奇有强烈的爱国情结,他一向以为国比赛为荣,在戴维斯杯中总是拼尽全力竭尽所能。在奥运赛场上,德尔波特罗可谓是德约科维奇的“苦主”。德约科维奇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半决赛以5-7/5-7的比分不敌穆雷,在随后的铜牌争夺战中又以5-7/4-6输给了德尔波特罗,算是第四名。但奥运会只有前三名才有奖牌,所以德约科维奇在那届奥运会并没有为自己的祖国赢得奖牌。

四年后的2016年奥运会移师里约,而当年德约科维奇在奥运会之前几乎所向披靡,他在墨尔本夺得了个人第6个冠军,在其后的罗兰加洛斯又首夺法网,实现了职业生涯全满贯。到了奥运赛场,德约科维奇却在首轮以两个6-7输给了德尔波特罗,无缘达成金满贯伟业。赛后,德约科维奇流下了伤心的泪水,他说:“这是我一生和职业生涯中最严重的损失之一。我之前的比赛有输有赢,但在奥运会上的意义完全不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三巨头在相互竞争和相互伤害中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了对方。早些年德约科维奇的失败大多拜另外两位巨头所赐,他在与费纳的竞争中不断磨练自己技战术、体能以及心理,这正是失败的积极意义。


重大的失败总让人心痛,但有时候失败却是成功的基础和铺路石。没有长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没有痛彻心扉的失败也无法催生伟大的成功。期待德约科维奇在披荆斩棘的道路上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来源:网球之家   作者:云卷云舒)



如果你是一位资深网球发烧友,热爱网球,喜欢交流,有强烈的表演欲;普通话标准、口齿清晰、音色纯正甜美、语调自然流畅;外表端庄大方、风姿卓越、英姿飒爽、气度不凡;有一定文字功底;略懂音频视频编辑制作。欢迎加入网球之家,联系微信2766255。 


▼ 搜索网球之家微信公众号文章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