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网球 >  从美网到年终,「2020」为男子网坛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

从美网到年终,「2020」为男子网坛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

发表时间:2020-11-22 20:39: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先后以连克「纳达尔+德约科维奇」之姿会师决赛,蒂姆和梅德维德夫为新生代的突破一年画上圆满句号。在知名记者提格诺看来,这一切要从美网说起——年轻球员终于不需要通过击败巨头登顶大满贯,这让他们收获了无限自信,而突破者的表现,更让同辈球员相信了复制壮举的可能。上一次出现这样的场景是1973年温网,博格和康纳斯从此开启扬名立万之路,这一次,蒂姆与梅德维德夫们,会从伦敦开启怎样的时代呢?



“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 两个月前的美网,蒂姆深深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含义。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奥地利人一直期待闯入大满贯决赛,而最近三年他又开始期待,不需要在决赛中面对三巨头的那一刻。 


为此,他做足了准备。作为出名的“拼命三郎”,蒂姆不仅在训练场上坚持着冗长训练,也在近年多次尝试技术革新。目前,蒂姆的教练是智利人尼古拉斯·马苏,一向谦虚低调的他曾出人意料地赢得过两枚奥运会金牌。在马苏的指导下,蒂姆练习了更多角度刁钻的暴力上旋击球,通过无数步伐练习试图在球场上移动更快,并为硬地球场调整了以往那套适合在红土上运用的技战术。可以说,男子网坛中没有任何人比蒂姆更努力、更频繁地比赛,即使在今年春天的休赛期,他也参加了近30场比赛。



在前三次大满贯决赛中,蒂姆每次都向前迈出了一小步。2018及2019年法网决赛,他分别以0比3和1-3输给纳达尔;今年澳网决赛,他则是五盘不敌德约科维奇。最终,在第四次大满贯决赛之旅,蒂姆摆脱了“魔咒”:他面对的对手,不再是三巨头。


但这一次,他表现得比以往更紧张:比赛开始时,他几乎无法挥拍。 “比赛刚开始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非常紧张。甚至都没有任何感觉,也不知道该如何摆脱这样的紧张感。”整个决赛中,蒂姆呈现出最好状态的时间甚至不超过一盘,但和过去一样,他从未放弃、从未停止比赛。所以在四小时后,蒂姆在几近抽筋的状态下,终于取得了突破性胜利。“我对自己说,我打得很差,我太紧了,腿和手臂都感觉很重。但今天获胜的信念更强大,对此我感到非常欣慰。”



蒂姆的胜利不仅是个人职业生涯的里程碑。对于他这一代球员,甚至更多因被三巨头压制而始终无缘大满贯的球员来说,都是一个重大突破。


这是新时代的开始,抑或是昙花一现?毕竟我们也曾看到过,其他在法拉盛公园捧起处子冠的球员:2009年的德尔波特罗和2014年的西里奇。“问题是。”蒂姆顿了顿:“我将如何处理情绪。显然,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我实现了一个很大的目标。” 


但是,蒂姆实现了一个大目标,并不意味着费德勒、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就会把霸主地位拱手相让。网球评论员甘比尔说:“我们可以谈论网坛的更替,但三巨头并不会很快退役。说起来很奇怪,他们都已经30多岁了,但是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的巅峰状态,最起码还能保持5年。”


小组赛第二场,蒂姆在两盘击败纳达尔后,实现了在年终总决赛赢遍三巨头的壮举


对很多老球迷来说,2020年美网让他们回想起1973年的温网。那一年,前南斯拉夫球员尼古拉·皮里奇由于拒绝参加戴维斯杯而被本国草地网球协会禁赛,而这一禁令随后又受到了国际草地网球联合会的支持,以至于他无法参加当年的温网。


为此,包括肯·罗斯维尔、阿瑟·阿什等统治级球星在内的81名顶尖球员宣布退赛抗议。于是,最后出席全英俱乐部的只有三位TOP16,大部分都是刚刚开启职业生涯的年轻球员。



在观众席上大腕们的注视中,未曾在大满贯上大放异彩的吉米·康纳斯(21岁)和比约·博格(17岁)最终闯入了八强,以其勇敢、年轻的新生力量照亮了整个全英俱乐部。很快在第二年中,博格赢得了他的第一座法网冠军,康纳斯则赢得了他的第一座温网和美网冠军。


从1974年到1983年,瑞典人和美国人联手拿下了19座大满贯冠军。与此同时,那批抵制者中,最后一次有人问鼎大满贯冠军是在1975年,亚瑟·阿什赢得了当年的温网。


可以说,巨星们为年轻人开启了一扇门,博格和康纳斯便轻松跨过了那个高高的门槛。在大满贯中无需击败任何顶尖选手而进入最后几轮,这一点让他们信心大增。



2020年美网是否也为球员们打开了类似的大门,或者说,至少这扇大门上出现了一些缺口?费德勒因伤缺席,纳达尔因为疫情没有参赛,而德约科维奇则因为击中线审而被判负。


八强阵容中,沙波瓦洛夫、丘里奇、卢布列夫、梅德维德夫、德米纳尔和兹维列夫都不到25岁。而这份名单还不包括近两年涌现的很多年轻球员,比如西西帕斯、贝雷蒂尼、卡恰诺夫......他们都被寄予厚望能在重大赛事中登顶。也许看到同龄人在纽约捧起奖杯,会让他们觉得自己也有一天也可以做到。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蒂姆的胜利对网球发展很有好处。”甘比尔对新生代给予了很高评价: “新生代中有许多不同类型、不同性格性格的球员。”他以西西帕斯和沙波瓦洛夫举例,认为他们的比赛风格和超凡魅力吸引了很多年轻球迷。“我也一直是沙波瓦洛夫的粉丝,他激情四射,也常常打出好球。他具有很多可能性,而且还有很大上升空间。”


但是如果寻找新生代中对应的“三巨头”,在甘比尔看来,他则会将票投给蒂姆、兹维列夫和梅德维德夫。“只有他们在比较持续地赢球。而且我们也看到了,他们可以通过击败巨头而闯入大满贯决赛。”



三届大满贯双打冠军马克·诺尔斯认为,蒂姆的突破并非昙花一现。“一旦赢得了第一座,你就会想获得更多。我认为蒂姆是一个战士,即使他肩负很大的压力。他一直在提升自己的发球局,现在他已经获得了第一座大满贯,我认为他只会变得更好。”


而对于兹维列夫在美网决赛后泪洒新闻发布会,诺尔斯表达了感同身受。“父母没能陪伴自己参赛,而自己又与冠军擦肩而过,我也有过类似感受。这可能会驱使他前进,我认为他将有一个长久且成功的职业生涯。虽然输掉了大满贯决赛,但这样的经历是很有价值的。”


同样的,甘比尔也认为,兹维列夫至少可以从这段经历中有所收获——决赛的强势开局可以给他未来的表现做一个很好的榜样,“至少他知道自己还可以进攻。”


去年,兹维列夫已经先蒂姆一步,实现过在年终总决赛赢遍三巨头的壮举


和甘比尔一样,诺尔斯也认为男子网球的未来将由众多顶尖选手联袂打造,而不是单一地被个别冠军长期垄断。而除了蒂姆和兹维列夫,从去年开始崛起的梅德维德夫,也用他隐蔽性极强的出手和破坏性极强的战术改变了战局。


“24岁的他除了具备铜墙铁壁般的底线能力,还有着狡猾的战术和令人惊讶的淡定。他已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并且使自己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巨大威胁。”谈到梅德维德夫时,甘比尔说道。“和别的球员相比,他给网球带来了完全不同的能量,很聪明又很情绪化。”



蒂姆的美网之旅可能代表着男子网坛的演变,理想情况下,它会从一个以三巨头为主的君主制转变为多元民主制,会有来自奥地利、德国、俄罗斯、意大利、加拿大、希腊、美国、澳大利亚的代表前来挑战。


蒂姆在纽约说:“到目前为止,我的职业生涯都很好,比我自己预想的要好得多。但是直到今天,我还有一个很大的、未完成的目标。”蒂姆是在为自己发声,也在为同伴发声。来到伦敦,蒂姆在连克纳德后再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也证明了他可以实现更大的目标。现在,就轮到他的伙伴们了。



编译:Eric&Eddie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历史消息!

责任编辑:陈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