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体育!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体育 > 热点资讯 > 篮球 >  两代王朝都有他!从被骂惨到封神,这就是作为一名党员的信念!

两代王朝都有他!从被骂惨到封神,这就是作为一名党员的信念!

发表时间:2021-05-03 12:19: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连续两场加时,大比分2-1,广东宏远艰难拿下队史第11冠,造就了队史第三个三连冠王朝。

没有过多的停留,宏远众将昨日回到广东,也迅速到东莞市体育中心体育馆(南城)接种疫苗。


想必很多宏远的球迷非常激动,毕竟能在这么艰难的情况拿到冠军,而辽宁的球迷也是意难平。

这个冠军有多难,看看平日张牙舞爪的杜锋在赛后接受采访时哭了就知道。


在这扎心一幕过后,杜指导在接过冠军奖杯前的一段“厅级发言”,“因为党员的信念”引得满堂欢笑。

这简直和上面那幕判若两人...


你很难想象,在明面实力相差这么多的情况下,杜锋能够带领宏远夺冠。

也很难想象,在总决赛第三场背水一战之时,杜锋能把王薪凯、曾繁日等人推上这么重要的位置,这种魄力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

关于杜锋的言论,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句:“在中国,胡明轩和徐杰这类球员有很多,但不是所有教练是杜锋,杜锋只有一个”。

真的只有想不到的,没有杜锋做不到的。


在总决赛开打之前,我曾经跟同事说过,“如果宏远拿下这一冠,杜锋真的要封神了”。

没错,杜锋真的封神了,在失去易建联和马尚这两条大腿后,带领宏远开创新的王朝。

三连CBA最佳教练,不是浪得虚名。


当辽宁网上说“杨鸣执教有问题”,甚至还有让杨鸣下课的,要知道这只是杨鸣的第一个赛季,能够带领球队与宏远大战三场并且两场加时,已经很不错的。

要知道,当年的杜锋可比杨鸣被骂得惨。


多年前杜锋作为菜鸟教练执教的时候,全场一万多名观众喊他下课,那时候他被称为“毒锋”。

在执教生涯前期,他所带领的广东被北京掀翻,也正是那段时间,杜锋几乎天天失眠。

“我们这种职业你不可能永远赢球,但是球迷他们的期望就是你一直赢球,不能输球。我能明白之中见的矛盾。”杜锋曾说,“但对于恶评,我自己的办法就是不去看。我一般是不看网上的那些评论,因为看了说实话还是会有些扰乱心情的,你没有必要跟不认识的人去计较和生气。”


跟球员初期一样,杜锋执教生涯前期屡屡受挫,用人和战术饱受质疑,下课声音也愈发响亮。

杜锋也是难,广东的新老交替刚好就是杜锋当教练的起点,同时也是黑点,别说是其他球迷,就连最亲的广东球迷在北京颠覆广东王朝那几年都恨不得让他赶紧下课。

然而那几年尤纳斯率广东堕入黑暗的事实也证明,主帅大不大牌真的无所谓,合适最重要,而一直刻苦学习归来的杜锋,显然才是最合适的那个。


虽然发掘新人的过程很煎熬,甚至被人认为假公济私,什么胡明轩、于德豪都曾被球迷戏称为干儿子,杜黑越积越多,但是杜锋依然没有放弃自己一直坚持的新人理念。

后来大家多少也了解了,广东伴随着杜锋一句句骂词涌出一波又一波能打硬仗的新星,在率队实现第九冠后,杜锋的执教水平逐渐成为业界的典范。

不但拿到联赛最佳教练,也在李楠兵败世界杯后再度拾起烫手的中国男篮,如今的一言一行都颇有他师父李春江的味道。


现在大多时候哪怕球队领先40分,杜锋也会因为年轻人的糟糕表现在场边暴跳如雷。

鼓掌,吹口哨,嘶吼,甚至砸战术板.....或许这些在别人看来是输球的标配,但在杜锋这,却是赢球的常态。


要知道,杜锋原本是可以选择享受比赛的,但是他没有,去年夺冠的压力,过度的疲劳,带给他的,是在季后赛后期要靠着安眠药入睡。

更久以前甚至因为喊叫过度动了甲状腺手术,脖子从此留下了一道刚硬的伤疤。


杜锋自己也清楚,他对篮球的态度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广东全队对篮球的态度,从冠军球员到冠军教练,从一路被黑到被逐渐认可,其中的酸甜苦辣和喜怒哀乐,恐怕只有当事人最能体会......


时代发展不可逆,所有教练都只能提高自身去适应,而严谨但是不死板,严肃但是不刻板的杜锋在这个时代刚好即插即用。

事实也是如此,凭借独特魅力,杜锋几乎和所有人关系都不错,深受球迷和媒体喜欢。


这个生不逢时的排骨飞人,正在用另一种方式契合着新的时代,也正是这样,才开创了宏远的新王朝。

在带领宏远夺冠后,杜锋和队内球员都没有太多的休息时间。

开完庆功宴,全运会广东U22男篮就要开始集训,5月8到14日在宁波参加全运会预赛。

5月24日国家队集合,6月上旬到菲律宾参加亚洲杯预选赛;之后全队从菲律宾直飞加拿大,参加奥运会落选赛。

回国后全队隔离,全运会广东U22男篮再次集合,备战陕西全运会。

9月27日全运会结束,广东宏远开始备战10月底开启的新赛季CBA联赛。


从做教练以来,睡个好觉对杜锋来说变成了一种奢侈,“睡眠一直很差,后期太累的时候经常要靠安眠药来入睡“...

封神的杜锋,在教练这个岗位上,停不下来...

责任编辑:陈雾生